'Cause you're my Destiny

南圭  

 

 

 

 

 

「導演,我...想加吻戲。」這件事情聖圭想了很久,最後還是走到導演的面前說出自己的請求。

 

「可是,剛開始是你說不要的。」導演有點難為情地用手托著下巴,這下子又要跟一群演員們重新溝通了...

 

「導演不覺得那一段如果有一些比較親密的動作,觀眾可以更感受得到德古拉跟Sandra那段看似美好的幸福時光嗎?」聖圭理直氣壯地抬起頭,眼裡卻是自己都不確定的猶豫。

 

「我們當初也是這麼覺得的啊,可是是你...」坐在椅子上的人看著聖圭閃爍的眼神還以為自己被威脅了,委屈得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子。

 

「我知道我當初說過什麼,我現在也只是建議而已,要不要改是都沒差...啦。」八字眉又彎起的人焦急地打斷導演的話,然後又匆匆地說了聲對不起離開了排練場。

 

 

 

 

該死的,到底是哪根筋不對了!

 

本來會那麼排斥吻戲完全是為了那個容易吃醋的戀人還有廣大的粉絲著想。可是那天偷聽成烈跟明洙聊天的時候,他竟然聽到優鉉準備要跟賽綸妹妹拍吻戲!

 

之前第一次見她,聽到她是inspirit的時候還有點高興,甚至還交代明洙要好好照顧人家。

 

沒想到幾年過去,蹦的一聲之前清純青澀的模樣在她身上幾乎找不到,成熟的模樣令成員們都有點驚訝。

 

是個還沒國中畢業的女孩,卻要跟大學已經畢業又重新入學的優鉉演對手戲,想到這裡心裡就有點不是滋味。

 

那一陣子總是抱著很複雜的心情看著偶像劇,看到優鉉對她露出應該只屬於自己的溫柔笑顏就覺得心痛,現在她居然還要跟自己的男人BOBO!

 

難怪那個傢伙最近看起來春心蕩漾的,問他拍戲的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也草草帶過,果然有問題!

 

但是說到底,他原本就不是會對著戀人醋勁大發的個性,永遠都只會憋在心裡生悶氣,然後才用對兩個人都不好的方式想要報仇。

 

就像現在,明明就是自己不喜歡親除了優鉉以外的人,還為了要報復他挖了一個坑給自己跳。

 

 

 

 

>>

 

「圭哥今天的演出一定很棒吧~」講話的人語氣明顯冒著愛心,整個宿舍的客廳裡就只有他的頭頂掛著一朵粉紅色的雲。

 

「南優鉉你好噁。」成烈摟了摟身旁的明洙,一臉鄙視地看著他。

 

南操練的油膩程度果然不同凡響。自家戀人根本不在還可以毫不留情地閃著光,反而吐司亞東夫夫檔都覺得尷尬。

 

「噢噢消息出來了!」不過那個人依舊散發著愛心光波,完全沒有理會客廳裡除了聖圭以外的無奈視線。

 

手機滑過去,看了不少照片也看了不少影片,每每都讓他感到驕傲的隊長寶貝。

 

但是當他看到其中一篇貼文標題出現的一堆驚嘆號,他一向不準的直覺就告訴他事情不太妙。

 

「欸欸欸南優鉉劇組有事要我跟你講!」成烈突然大聲嚷嚷地要他放下手機,一旁的明洙也緊張的想阻止他,可惜一切都來不及了。

 

 

 

 

吻得...還真用力啊。

 

他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比較高的他也跟平常被奪取主權的樣子沒什麼不同,看似強勢其實根本就只是身高造成的假象。

 

但可惜優鉉很快地跳出頁面,他感覺得到自己的嘴角微微抽動,剎那間就像是天崩地裂一樣,散滅了頭頂那堆愛心,滿腦子都被粉色還有紅色身影深情相吻的畫面佔據了。

 

「優鉉...」東雨張開嘴巴想說些什麼,但被無情的甩門聲給打斷,客廳裡的人都因為這聲巨響嚇得抖了一下。

 

「讓他冷靜一下吧。」浩沅望著冷冰冰的門板,大概有好一陣子都不會看到優鉉吧。

 

 

 

 

>>

 

聖圭一進門就被客廳裡的低氣壓嚇到,自己不過是離開了幾天,弟弟們都怎麼了?

 

「哥你回來了啊。」浩沅抬起頭打了聲招呼,在五個成員中他看起來是比較不憔悴的。

 

「你們...」聖圭不知道該用什麼形容詞,難道要告訴他們每個人看起來都像喪屍嗎?

 

「圭哥回來了喔!」成鍾朝某個房間喊道,接著是一片沈靜,他只好看著聖圭聳聳肩又繼續玩他的手機。

 

數一數,是少了一隻優鉉吧...

 

「優鉉啊...」把行李都丟在玄關處,聖圭走到優鉉的房間前喚了聲,還沒敲門就被一坨黑影拉了進去。

 

 

 

 

以各種奇異姿勢偷看的五人慢慢滑回自己原本的座位,相視完後以四年的默契同時嘆了一口氣。

 

「如果圭哥一回來就進得去,那我們前幾天是何苦呢?」成烈揉揉自己掛著黑眼圈的眼睛,仰頭伸懶腰抱怨一番。

 

「要是明洙哥也親了別的女生,哥也會這樣的啦。」忙內大膽地說出其他人心裡的話,麻酥酥的怒氣就當做沒看到好了。

 

 

 

 

>>

 

房裡的空氣冰冷,像是凝結時間一樣的令聖圭無法呼吸。

 

他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將他拉進房間的人此時把他拉進懷裡,緊貼的動作有點像是狗狗跟主人撒嬌的感覺。

 

「優鉉...」聖圭輕喚,大概也知道這幾天他怎麼會這樣鬧脾氣了。

 

「我每次跟賽綸拍戲的時候啊,都直接在腦海裡photoshop把你的臉P上去。」優鉉抱著懷中的人,鼻頭蹭了蹭他頸部最溫熱的角落。

 

聖圭覺得一陣瘙癢想躲開,身後的人手臂卻收得緊,不願他掙脫。

 

「同時又希望如果你跟她一樣小小隻的可以抱起你就好了。」那人又把臉貼在他的臉頰旁,晃啊晃的,語氣聽起來很無辜。

 

他可以想像優鉉嘟著嘴巴,又在心裡抱怨自己的基因比較不爭氣的事實,卻又因為他對自己的不滿足而感到不悅。

 

「可是那樣就不一樣了,你不會是現在的金聖圭,我可能也不會愛上你。」感覺到懷中的人扭了扭身體,優鉉便在耳邊吐出讓人無法生氣的字句,兩手收得更緊。

 

聖圭稍稍回頭,輕輕扯了扯那人的手,稍微鬆了一點的動作讓他回頭想看優鉉的表情,沒想到竟然看到他打著赤膊沒穿上衣。

 

「怎麼沒穿衣服?」皺起眉頭,優鉉馬上又把手收緊,兩人又回到一進房間的後背抱姿勢。

 

「因為我正要換衣服的時候就聽到哥敲門了...」他的聲音很小,又是跟他撒嬌的樣子。

 

「啊抱歉,我不知道,你趕快把衣服穿起來!」聖圭伸手要去拿床上的衣服,不過沒有成功,反而是身後的人蹭了蹭他的背,直接忽略他說的話。

 

「該怎麼辦呢,只要你跟別人有過於親密的舉動,我內心的醋桶立刻像打翻了一樣,淹沒我的理智告訴我要馬上占有你...」優鉉把頭埋在聖圭頸間的動作已經不是單純的撒嬌了,他的嘴唇輕輕貼在能引起騷動的地方,左手也不安分地滑動。

 

「優鉉...!」聖圭側過頭閉起眼睛,雙唇抖出誘人的呼喚。

 

「圭哥...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了,我卻從來沒真正的擁有你,我真的...」沒反應過來優鉉剛剛說的話,聖圭就被推向床鋪,不穩地跌坐在床上。

 

他抬起頭來反射性地想說出什麼,不過被對方臉上大大的失落,用虎牙咬著下唇的動作止住了。

 

是啊,不要說其他情侶,宿舍裡的那兩對不知道已經打擾他們多少次了,會因此失眠的他還要優鉉的懷抱才睡得著,他卻一直自私地因為自己的恐懼而婉拒優鉉每一次的暗示。

 

「沒關係...我知道你需要時間...」優鉉別過頭不讓聖圭看他的表情,肯定是很難看的臉色吧。

 

聖圭看著他的手還有些眷戀地在自己的肌膚上,接著慢慢收回。

 

優鉉不想對聖圭發脾氣,畢竟這種事情他對自己也對聖圭發誓過,他會尊重。他抖了抖腳,雙手摸摸大腿接著準備站起身離開。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讓他以為自己正在做夢,又矛盾的讓人感覺好真實。

 

聖圭跨坐在優鉉身上環住他的後頸,牙齒狠狠地啃咬他的嘴巴,身著的襯衫也有意無意地摩擦著他赤裸的上身。

 

「圭哥...」好不容易在混亂中找到殘缺的理智,他推開身上的人,那鼓起的臉頰泛著一層粉紅色。

 

差點就秉持不住那餘下一點點的耐心,戀人實在是太動人。

 

「你怕痛。」優鉉攬住他的腰,右手順了順他不長的頭髮,一臉不捨。

 

「沒關係,我想要。」果斷的樣子跟平常一樣,只是眼神裡多了一筆淫靡的色彩。

 

 

 

 

他的皮膚怎麼這麼光滑呢...好像杏仁布丁一樣。

 

美好的觸感讓優鉉忍不住伸出舌頭細細品嘗,手也不停揉捏有彈性的臀部。

 

「嗯啊...鉉...」背後擴散了濕熱酥麻的感覺,聖圭緊閉眼睛下意識地抓著床單,電流的傳導令他的神智開始模糊。

 

「跟剛剛你射的樣子比起來,不過是前戲而已,這樣就不行啦?」優鉉趴到聖圭的身上含咬發熱的耳朵,在他耳邊噴灑一字一句的挑逗。「等一下主菜來的時候怎麼辦?」

 

還來不及回話的嘴被堵住,整個頭歪到右邊接受霸道的愛,眉毛彎起呈現八字的樣子。

 

可憐,惹人憐愛。

 

優鉉翻到一旁坐起身,拉起還在重新灌進空氣的人兒,拉下他的頭到自己的根部旁邊。

 

聖圭因為剛剛激烈的吻還有點暈頭轉向的,但是看到自己不曾仔細端詳的慾望,這才讚嘆上頭的血管有多漂亮。

 

眨了眨眼,張開口含了進去,不時還挑起一邊眉似乎是想跟優鉉確認自己有沒有做錯。

 

「呼...你很棒...」雙簾低垂地稱讚聖圭,吐出享受的氣息,又用手摸了摸平滑的背。

 

他的愛人以一種跪趴著的姿勢服務著自己,瞇著眼睛專心舔舐這火熱的碩大,一手握著含不進去的地方,一手撐著上半身快貼床的身體,屁股還翹得老高。

 

這養眼的畫面讓優鉉的慾望節節爬升,在聖圭吞吐的同時迎來一次高潮,及時把聖圭拉開射在自己身上。

 

喘著氣,正想拉過眼前的人來個吻,對方卻低下頭開始舔起沾有精液的腹肌,用舌頭捲起吞進去。

 

「哥...」捧起他的臉頰,無辜的小眼配上因為剛才的動作而濕亮的嘴脣,優鉉說不出話來。

 

「黏在身體上很不好受。」聖圭沒有理會他的驚訝,拉開他放在自己臉龐上的手,環住他的腰繼續把白色的精華清乾淨。

 

動人的小妖精又翹起臀叼起優鉉的分身吞吞吐吐,這回聰明地順著那些紋路親吻,不時咬咬前端,在火上加油。

 

他成功地咬斷優鉉那一絲理智,下一秒被拉上因為情慾而發燙的身軀,吻得激烈,也被東西侵入得突然。

 

「嗚...痛!」聖圭用力咬住優鉉的肩頭,第一次就沒有潤滑劑的輔助,初嚐禁果的小菊根本吃不消。

 

如此優鉉的手指也進不了多少,他抬起頭親吻聖圭的眼瞼,看了看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此時門突然有人敲響,這對氣氛被破壞的情侶急得一個穿褲子,一個躲棉被裝睡。

 

幸好有這個人的打擾,因為優鉉打開門先看到的,是一瓶草莓口味的潤滑劑。

 

「哥...你記得愛在高中你跟成烈裸睡的地板嗎?跟宿舍房間的地板一樣。」明洙別過頭,臉頰透出幾分害羞。「所以壓在地板上的姿勢不要做,聖圭哥會痛。」

 

默默地關上門,把瓶子放在床頭望著只露出一雙眼睛的聖圭。

 

沒上眼妝的睫毛依舊濃密,閉起時交雜的羽毛印下細長的影子,還因為緊張微微晃動。原本不自然抿起的嘴巴隨著時間放鬆,或許是化妝師姊姊強迫他上了護唇膏的關係,唇色泛桃閃著光澤。

 

優鉉忍不住用手指撫了撫他的眼皮,香甜的唇舌怎麼嚐也嚐不膩。

 

「走了嗎?」糾纏片刻聖圭睜開眼睛,鼓起臉頰的樣子就像一個不小心吃掉一整袋松果的小倉鼠。

 

有點無辜,很可愛。

 

「誰?大野狼嗎?還在這兒呢。」優鉉扯掉棉被,雙手纏上對方的十指緊扣,一覽無遺的身子沒有一處是沒被吻過的。

 

最終,被吻得整身粉嫩透光。

 

「我們繼續剛才的事吧。」拆開全新的潤滑劑,優鉉看似在這當中如魚得水,其實心裡溢滿了不安。

 

他從來沒用過。雖然偶爾會欲求不滿看看小黃片,人家可都是經歷過上百次的專業演員啊!萬一弄痛了自己最心愛的圭哥怎麼辦?想到這裡他就很後悔自己剛剛為什麼要提出這種無理的要求,現在才會在那邊乾著急。

 

「草莓的啊...」聖圭從他手中拿走了瓶子,擠了一些在手上湊到鼻子前嗅了嗅。「我最喜歡了。你也是吧優鉉?」

 

不過話說回來,要不是今天提出了邀約,他也不會知道原來聖圭也有這麼更不為人知的一面。

 

他看著笑吟吟的人在他面前打開誘人的雙腿,肩胛骨靠在牆上穩住自己的身體,一隻手指就這麼放進去看起來還有點乾澀的小穴裡。

 

「嗯...昂...」小貓般地呻吟掩飾著不適的疼痛,一次次喘息都在刺激優鉉的大腦還有生理反應。

 

從來都沒想過會看到愛人在自己面前自慰嬌喘,平時的他就算撒嬌也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竟然也有臉紅得頭都抬不起來,修長的手指搔刮自己內壁的時候。

 

維持這個姿勢擴充後庭並不容易,尤其那疼痛與快感的交織已經快把他給逼瘋了。很快聖圭覺得自己呼吸困難,要乖乖靠著牆不要說是多放一根手指,現在要抽動都有點困難。

 

「你錯了,圭哥。」優鉉笑笑,溫柔地擦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眼角的淚水,拉開聖圭放在那裡的手,順著拿過瓶子放在床頭。「我最喜歡的只有你。」

 

優鉉抱他到自己身上,多塗了一些在敏感的後穴才敢滑進一根手指。

 

「我會小心,痛的話你就告訴我。」飽滿的下唇滑過聖圭的頸窩,讓他顫抖的不只有這個舉動,還有優鉉的一字一句。

 

如此呵護,要他忍受疼痛也在所不惜。

 

 

 

 

「夠了,快進來。」當聖圭瞇著迷濛的雙眼說出這句話,他才意識到自己平常身為Leader的冷靜在這裡根本無法派上用處。

 

一切歸零,在這個房間這個時刻,優鉉最大。

 

他愛他,他想要占有自己,自己也想完完全全擁有他。

 

「圭哥...」優鉉猶豫了一下,但是愛人不穩的命令還有手指感受的收縮力,他再次欺上聖圭的嘴脣,掠奪口腔裡的所有,掠奪他剛開發的禁地。

 

「哈嗯!好痛...優鉉...好痛...」再怎麼能忍,撕裂的傷害還是讓聖圭忍不住叫了出來,淚腺爆發。

 

優鉉皺起眉頭,心中好像感受到跟愛人一樣的不適,退出發熱的碩大,溫柔地擁抱哭泣的戀人。

 

「就說了不要勉強啊。」懷裡的人軟綿綿的,似乎已經用盡身體所有的力氣,一瞬間被衝動的情慾搞得連舉起手都很困難。「我不介意自己解決,等你準備好了我們再...」

 

「抱我。」他依舊扯扯優鉉的衣角,似乎不想放棄。哽咽聲還沒退去,哭紅的雙眼帶點淡淡的鼻音對優鉉來說絕對是很大的誘惑。

 

「你不要這樣,我會心疼。」不要去聽,不要去看,這樣就不會衝動。

 

「我愛你。」人兒比任何時候還要霸道地侵占自己的脣舌,方才的矜持與忍耐,在同時間被拋得無影無蹤,哪需要多說一句話,優鉉就會主動呵護他。

 

 慢慢深入的男根填滿聖圭的思緒,一寸一寸將快感送進聖圭的體內。微顫的氣息噴灑在優鉉的鼻尖,男子拱起背來將額抵在他的肩膀上,斷斷續續地喘著氣。

 

兩人坐在床邊,優鉉一手抱著聖圭白皙的大腿,一手環住聖圭的腰給予他所缺乏的安全感,越加靠近的距離迫使聖圭抬起頭來看著他,輕輕一碰就是嘴裡甜甜的香氣。

 

私密處有一下沒一下的結合,短而急促的刺激以及肉體碰撞的聲音都讓聖圭紅了整張臉吸著氣。優鉉突然收緊手變換挺進的角度,惹得聖圭將原本環過情人頸部的手瞬間彈起抓住了優鉉柔順的黑髮,重重地哼著鼻音。

 

「太痛了嗎?」優鉉皺起眉頭慢下動作,憐惜地輕吻那粉嫩的面頰。

 

「不要停。」儘管他在自己耳畔旁的耳語輕得幾乎就像呼吸,這三個字優鉉還是聽得清清楚楚的,想刻意忽略也做不到。

 

他又讓聖圭扶住他的大腿動了幾下臀部,等到對方軟了手把重量完全給自己後就使力站起將人抬離床面,轉過身把人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他不避開主動送上門的嘴唇,就著還緊緊纏繞在腰部的腿再次壓上忙於準備公演而消瘦的身體。

 

雖然都是第一次做,已經有幾年默契的兩人很快在情事上找到兩人契合的節奏,各自好像都能理解弟弟們總是不聽話,在大半夜不睡覺爬起來玩的原因了...

 

「哈嗯!」突來的暖流充斥著整個後穴讓聖圭措手不及,快要頂到底的慾望也讓他仰頭不計形象地嬌嗔喘息。

 

「哥你真的很可口啊。」

 

「你閉嘴。」

 

INFINITE的宿舍裡,就算H小隊連續好幾個禮拜的打歌,就算F小隊去好幾天的日本,好像都不會有寧靜的一天了...

 

 

 

 

「優鉉...」

 

「嗯?」

 

「不要再拍吻戲了。」聖圭撇過頭,但還是將手覆上腰間的溫度。

 

「好。哥你也不要再親別的女生了,沒有我,哥根本就不懂什麼是親吻嘛。」油膩笑嘻嘻地撐起身體吻住聖圭的嘴巴,一切的動作都像是被萬有引力拉扯得那樣理所當然。

 

聖圭的聲音只能被淹沒在濃濃的情意中。

 

 

 

 

>>

 

「聽說了嗎?」

 

「你們說音樂劇的事啊?」

 

「對啊,圭哥又有吻戲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覺得啊,這次優鉉哥不會再像上次那樣,做完一次就輕易放過圭哥!」

 

「你們幾個有時間在這裡講八卦還不給我去練世巡的舞台!」

 

「喔摸喔摸對不起優鉉哥你不要這樣看我們,我們馬上就去!」

 

宿舍裡剩下染著金髮的男孩落寞地望著螢幕上一片黑的電視,剛剛看到的照片還歷歷在目呢。

 

 

 

 

「圭哥,你真的不知道我不理你的原因嗎...」


姊姊對不起欠妳這麼長一陣子#

 

其實這篇我五月多就碼一半了xD(遭毆

 

不過最近南圭感情不太好最後一段讓我虐一下也不錯AwA(喂

 

明天如果有空的話再來報告實體書進度吧

 

至於這篇文會不會有後續就看本宮的心情了ˊˇˋ(明明就是靈感君#

 

fish cj4vu; vu06fu4  

唉西 沒親眼目睹南圭的粉紅真的好難過喔TAT(<-演唱會上最大的遺憾((x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靈 的頭像
夜靈

∞ MY LAST ROMEO

夜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夜嵐
  • 快和好 巴哩巴哩
    根本就沒H到####
    哈哈哈沒有拉愛你
  • 明明就有後面是人家太害羞寫不下去了xDDDD
    我也愛妳喔<3

    抱歉過了這麼久才回TUT

    夜靈 於 2015/12/07 18:25 回覆

  • ∞ Ins ♥
  • kekeke 你也這麼認為沒粉紅可惜對吧!
  • 超可惜的嗚嗚嗚虧我凌晨三點就樓下死死守著iBon嗚嗚嗚TTTTTT

    抱歉過了這麼久才回TUT

    夜靈 於 2015/12/07 18:26 回覆

  • 啊童♥
  • 我要說的是這一篇我看到一半忍不住掩眼了TUT
    有點害羞的感覺嗚嗚TUT

    是說他們什麼時候才打算和好TUT
    沒有互動的最近很不習慣
  • 嗯AwAAAAAAA
    何止有點害羞我後面都打不下去了######

    嗚嗚討厭痛苦的人是我啊TTTTTT(太太妳夠

    抱歉過了這麼久才回TUT

    夜靈 於 2015/12/07 18:2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