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you're my Destiny

南圭  

 

 

 

 

 

「在全球都揮舞著彩虹旗慶祝著同性戀合法結婚的日子,有一對情侶似乎跟歡樂的氣氛脫了軌。兩年前高調示愛的知名歌手金聖圭與南優鉉,在近日透過後者的推特表示:『我給你太多愛,你給我太多拘束,現在我們兩個都自由了。』附圖中靜躺在桌面的銀戒間接證明兩個人的感情已經畫上句點的事實...」

 

 

 

 

電視上怎麼講,金聖圭都不怎麼在意。甚至,金明洙聽著新聞上主播說的話,怎麼看那個拿出麥片盒子倒牛奶的人,都不像是失戀的樣子。

 

「明洙啊,牛奶要原味還是巧克力?」金聖圭抬起頭,發現金明洙在看他。有些尷尬地看著自己八分滿的碗,倒這麼多好像吃不完。

 

「你還吃得下去啊。」金明洙的語氣不像是問句,反倒包含了一種嘲諷的氣味覆蓋過巧克力牛奶的味道。

 

 對方默默地蓋起瓶蓋打開冰箱,把瓶子放回去了卻遲遲不把門關上,直到冰箱發出刺耳的低鳴,他才深吸了一口氣。雙手因為放在冰箱的架子上有點涼,無名指上的戒指也受到冷風的影響幾乎就要結凍斷裂。

 

當然吃得下去。理論上來說,被甩的是他,又不是我...

 

 

 

 

「到最後一節包廂來。」金聖圭的聲音冰冷得像是一部機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聲音是從手機裡傳出來的原因。南優鉉不敢怠慢地穿梭在擁擠的包廂裡,不時因為推擠而需要壓住那差點就被掀開來的口罩,有好幾次都險些穿幫。

 

雖然今天難得會戴口罩是因為感冒,但要是被人家發現自己跟金聖圭在地鐵上幽會的話,他的圭哥肯定會生氣的!

 

想到這裡南優鉉更加死命地護住臉部的遮蔽物,再怎麼擠不過去也不肯開口說一句借過。好不容易突破重重難關來到沒什麼人的包廂,那人就算是大半張臉都被墨鏡遮住了,看起來還是那樣的高貴崇尚。

 

「圭...」南優鉉喜滋滋地衝到聖圭座位旁的把杆,穩住自己身體的下一秒就是低下頭直視聖圭的雙眼。

 

「噓。」名字都還沒叫完就被制止,那人絲毫沒有要望向自己的意願。

 

等到最後一節車廂的乘客隨著站子經過越來越少,金聖圭才終於拉了拉南優鉉的衣角要他坐到自己旁邊的位置。

 

「還真難得你有喬裝啊。」金聖圭語氣裡諷刺的意味濃厚,打量一番對方今天的穿著,似乎是有那麼保守一點,不像平常不懂得取掉明星光環享受隱私生活。

 

「其實是因為我感冒啦...圭哥你要我拿掉也是可以的啊!」他原本很想這麼給南優鉉再一次機會,可惜沒腦的人也不明白怎麼看人家眼色,要拔下口罩的手被聖圭抓住了才停止動作。

 

行進中的列車搖搖晃晃的,金聖圭的頭跟著擺動,魂魄卻像是抽出軀體一樣,墨鏡底下的瞳孔盡是一片幽暗的水波。南優鉉看到他蔥白的手指不停揪著背包上的吊飾品,那是他感到不安的時候會做的慣性動作。

 

「圭哥,你怎麼了?」確定四下無人,南優鉉便大膽地握住金聖圭的手。沒想到從來都報以一笑的金聖圭今天只是冷冷地推開他,抿了抿雙唇不肯迎上他的視線。

 

一切反常都讓南優鉉焦急擔憂,發炎的喉嚨在此時此刻又不識相地引出他的咳嗽聲,令他想說些什麼又被梗在喉嚨裡,又狼狽又難受。

 

「我們的關係到現在為止,你只犯了一個錯。」金聖圭滾了滾喉結,嘴上說著這樣的話南優鉉還是無藥可救地覺得他帶著哭腔的嗓音美極了。

 

犯了錯?

 

南優鉉眨了眨眼睛,想從剛剛著迷的思維抽身出來。他沒聽錯吧,金聖圭說他犯了錯?就他的記憶裡,金聖圭要什麼他給什麼,對方說一他就不敢說二,叫他往西他連西南都不會去。

 

犯了錯?

 

「優鉉啊...」金聖圭摘下墨鏡轉向南優鉉,剛從音銀下班的眼線還看得清楚沒卸乾淨的痕跡。脣妝倒是卸得很徹底,原本蒼裂的樣子毫無遮掩的散發著最近太疲憊的事實。「你從來沒有在乎過我的感受。」

 

沒有在乎過他的感受?

 

這回他完全無法思考,腦海中只閃過一次又一次的畫面。例如方才試著從人群中解脫的深思熟慮,還有前幾個禮拜才滿兩週年的餐廳也是照他的喜好去訂的,甚至當初告白的情書他問了好多人的意見。

 

沒有在乎過他的感受?

 

「你一定覺得很疑惑吧,我這種傢伙怎麼有資格說出這種話...」看著不知道比自己成熟多少的戀人對自己自嘲的笑著,南優鉉心裡一陣絞痛。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啊...

 

「我知道你很愛我,為了我不惜公開我們兩個出櫃,比其他前輩親辜們都還要更無所畏地向世人宣示著我們的愛情...」說到這裡金聖圭高昂的情緒畫了一個唐突的句點,取而代之的是一口輕嘆,還有他垂下的眼瞼。「但你從來沒有問過我是不是喜歡這樣,願不願意這樣。」

 

喜不喜歡...願不願意?

 

前面都要問自己兩次的問題,現在居然問一次自己就明瞭了。多麼值得高興又多麼可悲。

 

他的確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他從來不必擔心自己被貼上聖圭男友的標籤會發生什麼事情,他也不會憂愁牽著他的手會不會惹來什麼爭議,他其實要的很簡單,就只是兩人正大光明的愛情而已。

 

這點金聖圭也知道,可是他已經忍兩年了。

 

「你有沒有想過,也許我更喜歡躲躲藏藏的刺激,也許我只想讓我們兩個人清楚我們之間的快樂,也許我就跟一隻吸血鬼一樣見到光就會渾身不舒服好像快死掉一樣?」金聖圭挺直身子,給南優鉉的壓力頓時倍增。「演藝圈不是一個好混的地方啊優鉉,這點你也很清楚...」

 

「可是我們過得很好呀,不是嗎?」南優鉉不解地抬起頭,為什麼他從來不知道金聖圭會是這樣的心態面對他的努力,面對他雙手築起的高塔?

 

「如果我告訴你,我從來都沒有打算要把我是同性戀這件事情攤在光天化日之下來講呢?嗯?你還會堅持告訴我這句話嗎?」他不敢看金聖圭的眼睛,因為他不想知道裡面蘊含了多少憤怒跟失望。

 

真的耶,要公開的時候,自己根本就不讓他說一句話。他只不過是興高采烈地說兩人可以公開了,然後很快地便透過經紀公司向外透漏他們的戀情。

 

我不懂,我什麼都不懂。

 

列車持續前進中,兩人的沈默導致停滯的溝通,互相望著彼此的手,還要過多久才有辦法牽起?

 

「我們...」

 

「列車已到達終點站,請收好您的隨身物品...」

 

應該要有下文的話語因為被廣播打斷而沒了後續,南優鉉只覺得一旁的空間都消失了,只有他一個人坐在黑暗中,獨自聽著金聖圭回音般打進腦海裡的聲音。

 

「跌跌撞撞,我的心已故障...」金聖圭唱完第一句輕輕哼著後面屬於南優鉉的部分,這是他們兩個第一次合作唱的歌。「搖搖晃晃,就算看起來危險...」

 

「我還是只能把你留下,又能如何?」他因沈默導致沙啞的聲音唱起歌來顯得格外滄桑,孤寂的樣子影射著突然模糊的未來。「哥,我難道不能再有一次機...」

 

「我快要二十七歲了,你也已經半五十!」被抓住的金聖圭不自覺地提高音量吼著,列車也漸漸停了下來。「我需要的是成熟一點的情人,不是什麼都不思考就橫衝直撞的小毛頭!」

 

原來這座塔是讓我們越走越高,然後再重重摔下啊...是我親手葬斷了我們的愛情。

 

「下車吧,南優鉉。終點站了。」金聖圭別過頭,推掉南優鉉的手頭也不回地離去。

 

整臺列車都空蕩蕩的,只剩最後一個包廂最角落的位子,坐著被拋棄的少年獨自發愣著。那一端傳來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少年依舊不為所動地思考他怎麼會失去現階段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先生...我們已經到終點站了。」列車長拉開門,瞥見一旁椅子上的影子,隱忍整天的疲勞好言相勸。

 

「大叔...」南優鉉抬起頭,平時總愛哭的他這回沒有任何鼻酸的感覺,只有滿滿的無措跟不解。他拿下口罩試著讓自己親民一點,沒了臉上的遮蔽,列車長很快認出他是誰。「能不能再讓我待一會兒?我還有好多事...」

 

「不要以為你是南優鉉就可以享有特權!」列車長的怒氣終於在下一秒爆發。他把南優鉉從位置上拉起,邊罵邊推向車門外。「是藝人了不起嗎?下了舞台卸了妝還不都一樣是骨頭跟肉做成的!」

 

南優鉉站在黃線上看著列車關起門離去,一瞬間好像什麼都懂了。

 

不要以為你是南優鉉就可以享有特權!

 

習慣一切都得合理化,成熟理性的金聖圭,再怎麼愛他也會受不了太幼稚的個性。

 

南優鉉戴回口罩,為了隱藏那無力留下的淚水。

 

 

 

 

>>

 

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只能說日子還是要照樣過下去。

 

 

 

 

南優鉉接了新戲,劇中的情敵正是金明洙的情人李成烈。因此金明洙不止趁探班的時候問過他一次有關兩個人的問題,但他還是不知道金明洙要的答案是什麼。也許他只是想守住自己跟金聖圭最後的接觸,面對為什麼要分開的問題,答案那麼明確他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他已經幾乎忘記站在舞台上唱歌是什麼感覺,因為以往他只為了台下帶著不易察覺的笑意點頭默許他的人而唱。歌謠大賞的Teaser他拍了五次還是拍不好,最後索性被節目總監除名了。

 

喔,還有,他交了一個女朋友,但是不同於上次,他低調地不願讓女方有機會公開。

 

他用錯誤的方式想忘掉他,也用錯誤的方式想念他。

 

 

 

 

金聖圭又開始籌備他的第七張專輯,MV也用一種非常神秘的拍攝方式進行中。他以為繼續投注在他最喜愛的音樂上,一切就會隨著時間煙消雲散。然而那一本企劃書卻像是狠狠甩過他的面頰,不讓他逃避他不想去面對的問題。

 

他喪失了他的綜藝感,因為他的幽默都是被那個稚氣的孩子訓練出來的。鄭亨敦不止一次為了他要攝影棚內的工作人員暫停錄影,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完全進入不了狀況,就連專輯也是。

 

喔,還有,他交了一個女朋友,但是不同於上次,他支持女方要向媒體傾訴兩人關係的行動。

 

他用錯誤的方法想討厭他,也用錯誤的方式更愛他。

 

 

 

 

他們都以為對方已經走出自己的生命中好長一段時間,事實上命運的牽絆只是讓他們繞了一大圈又更加纏繞著彼此,不可分離。

 

 

 

 

「到最後一棟房子來。」


生日的這天,理當有很多話想講(#

但是所有話語到了嘴邊都化成一縷白煙 就讓我們珍惜彼此的緣分就好w(是在文藝怎樣的- -

 

Anyway這篇是給我親愛的寶貝含的生日禮物###

妳的禮物我真的都很喜歡 卡片也真的做得超用心內容又很Touch(#

這篇文是我幾個禮拜以前的產物 想打出來很久了 謝謝妳給我這個機會xD

雖然到後面有點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 不過會有下篇的哈哈哈可以期待一下

 

動圖我找時間補T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靈 的頭像
夜靈

∞ MY LAST ROMEO

夜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