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you're my Destiny

 

 

 

 

 

「哥,去哪了?」金明洙鼻子哼出濃濃的卡通音,帥氣的面容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耀眼,卻也更加蒼白。

 

「昨晚應酬到太晚,去朋友家借住了一個晚上。」金聖圭習慣性地要脫去身上的夾克,這才發現肩膀輕得讓他有點不習慣,看來是忘記把夾克帶回來了。他試著不去思考要不要去把夾克拿回來,替金明洙稍微調整了一下點滴的微調閥,順勢摸了摸有點冰涼的臉蛋。「怎麼又涼了?」

 

「冷氣太強吧。」他搓了搓自己白白的臉,拉下金聖圭的手。「不是跟大叔說過不要讓哥應酬了嗎,駐唱到那麼晚還不夠?電話居然還是別人幫你接的...」

 

金聖圭的嘴角微微一抽,原來是這個傢伙接了自己的電話啊。

 

「偶爾能賺點外快也不錯嘛。」金聖圭恢復溺愛的笑容,走到窗邊將窗簾拉得更開一點,望著瞇起雙眼的弟弟聳了聳肩。「明洙不是說想買什麼鏡頭來著?」

 

金明洙因為沒辦法直視太強的光線低下頭,又為了金聖圭記在心裡的那句話而抿起唇搖了搖頭,臉上狐疑的樣子聽了哥哥的話後一掃而空。

 

哥哥永遠是對的,只要哥哥說的,金明洙什麼都信。就連告訴他自己多餘的錢只是負責偶爾跟老闆的熟客應酬,金明洙都傻傻地點頭叫他上班小心。

 

「我那朋友還跟你說了些什麼?」雖然這麼問好像有點沒禮貌,但是天知道他有沒有對自己單純的弟弟說什麼不該說的話。

 

「就說了他叫南優鉉,因為哥你不方便在他家休息,等你醒了會叫你跟我聯絡。」金明洙簡略地重複一次早上南優鉉跟他說的話,歪了歪頭圓亮的眼睛又閃了下。「不過他的語氣好怪,聽起來像是不認識聖圭哥一樣...他是誰啊,怎麼從來沒聽哥提起過?」

 

「的確不熟,他只是偶爾會來酒吧吃提拉米蘇。」金聖圭鬆了一口氣,不自然地把手放進褲子的口袋裡,赫然發現自己沒有把手機帶在身上,大概是跟夾克一起遺忘在陌生人家中了吧。

 

南優鉉啊...看來是一定要再去打擾人家了。

 

 

 

 

>>

 

「歡迎光臨!」推開門,整個空間充滿著溫暖和煦的光線,灑在漆成白色的木頭桌椅典雅得美麗,迎面而來的是服務生們整齊又充滿活力的招呼。

 

「你們來了啊。」其中一個站在洗碗槽前擦著碗盤的男生轉過頭,看到來人時露出孩子氣的笑容說著,也向跟在後面的李熙雅禮貌性地點了個頭。

 

南優鉉之前總會利用悠閒的假日午後一個人來這間咖啡廳。雖然最開始是因為好友,但之後就喜歡上店內簡單又不失格調的木製裝潢,牆上掛著的幾幅畫,還有不時傳來的淡淡咖啡香。他常常一坐就是一個下午。

 

「要點什麼嗎?」找了個靠窗的位置,貼心地幫李熙雅拉開椅子後才坐下,動作熟練地拿起放在一旁的Menu給她看。

 

「像平常一樣就好。」李熙雅禮貌地笑笑,外套才剛掛好在椅背上,她又拿著包包站起來。「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間。」

 

點了一杯拿鐵一杯焦糖瑪奇朵,南優鉉無趣地趴在櫃檯前看著剛剛對他們打招呼的男生背對著他低頭專心沖泡咖啡的模樣。

 

這小子,認真的背影看起來其實還蠻帥的。怎麼就沒有哪個好女孩忽略一下他初丁般的個性,好好跟他在一起?

 

「我說南優鉉,都已經快半年了耶,你是追到了沒啊?」他口中的初丁轉過來將泡好的咖啡放在托盤上,往他的方向推了推,一手插著腰的姿勢明顯地要南優鉉自己把東西端過去,這讓南優鉉打散了原本在腦海中的話。

 

「先擔心你自己吧,李成烈,我帳都還沒跟你算呢。」一臉嫌棄地看了他一眼,拿著咖啡走回坐位,後者則無謂地聳聳肩。

 

說真的,自從高中時期被交往兩年的學妹甩了後,李成烈再也沒有對哪個人燃起想要保護對方的欲望。他倒是也快活,一個人的生活也習慣了,每天泡在咖啡廳裡應付應付懵懂的女孩子,他沒有特別想談戀愛的感覺。

 

所以說囉,我們有目標的優鉉哥可要好好加油啊。

 

南優鉉把托盤放下的時候,李熙雅正好拉開對面的椅子坐下來。仔細觀察了一下,剛剛肯定有整理自己的儀容吧,眼線的顏色補足了,唇色也更深了。

 

她今天穿著大地色的無袖背心配上環繞編織腰帶的小短褲,裡面穿著一件不花俏的碎花白底襯衫,露趾的米色高跟鞋完美的襯托出她的腳型與美腿。瀏海隨意地撥向兩旁,不像中分也不是三七分,卻清楚地讓南優鉉感受到這個造型的魅力。

 

「怎麼了?一直盯著我...」李熙雅把一邊的頭髮勾到耳後,有些羞怯地低下頭。

 

「沒有...」南優鉉心虛地收回視線,拿起她的焦糖瑪奇朵放在她前面,順手夾了塊抹茶餅乾在旁邊。「等一下不是要上班嗎?不用換衣服?」

 

「傻啊你。」沒喝全一口咖啡,倒是聽了一句很逗的話。李熙雅笑著放下咖啡杯,實驗室的小夥子腦袋都這麼不靈活嗎?「難道你會穿著白袍在街上跑呀?制服這種東西都是上班前才會換的。」

 

南優鉉一副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心中卻是得意著自己百用不膩的手法在李熙雅身上也同樣奏效。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麼簡單的道理?只是很多女生都會因為男生的呆萌在心裡加一點分數,尤其是姊姊們對於這種弟弟。

 

歡樂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南優鉉在喝完最後一口咖啡準備結帳的時候瞄了眼牆上的時鐘,提醒李熙雅該離開了。

 

「等我一下。」李熙雅匆匆拭去嘴上的奶泡,走到擺滿各式甜點的櫥櫃前彎著腰左看看右看看,皺著眉頭猶豫著。「麻煩給我五個巧克力蛋糕和兩個草莓派。」

 

還是買孩子們愛吃的吧。

 

李成烈一邊重複念著李熙雅的話一邊拉開櫥櫃的玻璃門,夾出精緻的甜點和小湯匙一起放在透明塑膠盒裡,再放進紙袋包好,用可愛的膠帶將封口黏了起來。

 

「又要帶回去給他們嗎?」看著李熙雅從李成烈手中接過紙袋,南優鉉不禁開口問道。

 

「是啊,因為我很喜歡他們每次吃蛋糕時都會露出幸福又可愛的表情。」李熙雅微笑著點點頭回應,手一邊指向門口。「話說也有一個跟優鉉xi差不多年紀的孩子呢。」

 

「所以我也是孩子嗎?」南優鉉故意鼓起臉頰戳戳李熙雅的手臂,這個舉動成功討女孩子燦爛一笑。

 

「成烈xi,我們先走囉。」她又轉頭向李成烈揮揮手,走在南優鉉前面離開。

 

南優鉉用唇語跟他說要直接回家,李成烈則是眨眨眼睛表示自己準備下班了。

 

接著李成烈看著兩人離去,手撐著櫃檯開始想像他們以後在一起的樣子。

 

看電影、吃大餐、男孩安慰女孩、互相擁抱...多羅曼蒂克?就算現在他們還沒在一起,李成烈似乎已經瞧見他們幸福的未來。

 

也只有這種時候,他才會有一點點想要談戀愛的欲望。

 

「哥...剛剛那桌客人是優鉉哥跟他朋友對吧?」正當李成烈看向店內的櫥窗裡擺放的那臺搶眼的單車,思緒飄遠的時候,他的弟弟匆忙跑來按了好幾下服務鈴。「他們有東西沒有帶走喔。」

 

李成烈聽了緩緩走到桌邊,現在的人記憶力怎麼都那麼差?包括他自己,明明是一週內發生的事情,他卻只記得無力癱軟的身體聽不見他的呼喚,而不記得自己那時候喊的是什麼名字了。

 

拿起被遺留在桌上的鑰匙圈,南優鉉你該怎麼回家啊?

 

 

 

 

>>

 

「笨蛋,鑰匙沒拿啦!」李成烈氣喘吁吁地從電梯出來,毫不留情地將鑰匙往對著門口皺著臉的人丟去。

 

「喔,謝啦。」原本還在擔心鑰匙是不是掉進水溝裡,還是被實驗室裡暗戀自己的可怕後輩偷走的人鬆了口氣,準確地拿起開啟大門的那一把銀色鑰匙打開門。「欸?你不是下班了嗎?」

 

「我要去請朋友吃飯...謝謝他昨天讓我睡他家。」那人心虛地只有微微回過頭回答南優鉉問題,想到那天之後自己就好幾天不回家感到很不好意思。還好豆糕的糧食他吃晚餐的時候有手殘多倒一點,不然可就不是殺人視線這麼簡單了。

 

「那...」南優鉉把身體靠在門框上,眼神一邊暗示著自己想要問的東西。

 

「啊...嗯...我快遲到了啦,晚上回來再說,掰掰。」那人一定是看出來了,才會在話還沒說完前就打斷他。

 

看著電梯上的數字漸漸縮小,直到上頭的數字1閃爍,南優鉉才低下頭嘆了口氣進屋。

 

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才能讓李成烈慌張成這樣,雖然平常就算沒什麼事也一副受驚嚇的樣子啦...

 

「啊?」南優鉉回到房裡放下鑰匙的時候,床邊的矮櫃上明顯有一個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不會吧...

 

他拿起被主人遺忘的手機,按開螢幕是兩個男生的合照,其中一個就是手機的主人,也是昨晚家中意外的客人。只不過是轉過身,南優鉉又看到掛在椅子上的那件夾克。

 

老子...好不容易才剛回家欸...

 

 

 

 

>>

 

男子的心裡從來沒有這麼沈重過,不管是對於他的冷漠,還是自己毅然決然就算犧牲也在所不惜的決定。一切就像是重拍了三次以上的經典電影,看久了,還是會膩。他們之間經歷再多的大風大浪,最終餘下的只有厭煩還有空虛。

 

下午了啊,他在準備了吧?那我也得快點出發才行...

 

「葛格你要去哪?」襯衫的衣角被一隻小手拉住,主人無辜地眨了眨眼睛。「會回來找優鉉嗎?」

 

男子看著小男孩眼中的期盼,他怎麼忍心告訴他自己可能回不來的事實?稚嫩的包子臉紅紅的,當初就是這不可思議的巧合,一向不喜歡小孩的他才會讓男孩纏上,甚至讓他對自己產生了沒人知曉的依賴。

 

「會啊,葛格一定會回來的喔。」他握了握小優鉉的手,戳了戳揚起的蘋果肌,眼裡的憂愁似乎因為這張可愛的臉蛋一掃而空。「所以小樹一定要等葛格回來!」

 

「摁!優鉉會乖乖等葛格回來的!」舉高小短手,他碰上有點憔悴的臉龐,接著墊起腳尖沒有原因,直覺性地親了一下男子的臉頰。

 

 

 

 

男子的葬禮上,媽媽帶著小優鉉去了。

 

「這不是葛格嗎?」他天真地指向被木頭框架框起的照片,男子瞇著眼睛迷人地笑著。「葛格呢?他說要回來找優鉉的。」

 

「葛格不會回來了。」媽媽的眼中閃著淚,是一個這麼優秀的孩子,卻被上帝無情地帶回了老家。

 

聽別人說,葬禮上的棺木是空的,屬於男子的一粒殘渣都沒餘下,好像他不曾存在過。一個總是有禮貌地向所有人鞠躬敬禮,毫不遲疑地伸出援手幫忙的孩子,上帝你怎麼狠得下心?

 

一直到那個貌似是男子朋友的人走過來跟小優鉉說話,小優鉉才終於明瞭男子是真的消失的事實。

 

「為什麼...不是說好了要一起的...葛格我非要你不可啊...」 小優鉉難過地想掙開男子的手,對方卻以輕得不符常理的力道讓小優鉉鎮定下來。

 

「聽我說,要認真地記起來我說的話。」在男子的眼裡,小優鉉看見自己的倒影。

 

那雙眼睛好像常常隔著一面鏡子望過一樣...

 

 

 

 

「一旦遇到你認定一輩子都要守護的人,就別放手。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們之間產生了距離,承諾只有許下的人給得起。」

 

 

 

 

>>

 

「葛格?」

 

等到南優鉉回過神的時候,他的手裡握著那件夾克。

 

剛剛李熙雅感動到快哭的樣子還歷歷在目,說是不用為了自己那麼晚跑到醫院等候,這樣對他很不好意思。

 

「真的沒關係,努那趕快回家休息吧。」那樣子的笑容,有哪個女生不會怦然心動?他的小聰明果然在這裡用得特別好。

 

事實上,南優鉉只是想快點把東西還給人家,順道到醫院接李熙雅回家罷了,她跟那名男子住的地方似乎相隔不遠。不過能這樣博得心上人的好感也算是蠻值得的,南優鉉滿足地看李熙雅下車上樓,然後就突然陷入回憶的漩渦裡。

 

夾克沒有太多複雜的設計,甚至連口袋的線條還有衣服上的花紋都是黑的,不過真皮做出來的質感真的是好的沒話說。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現在被握在南優鉉的手裡太久,以致於產生了皺褶。

 

心中的疙瘩好像也撫不平,凸起的那一塊二十年來不斷磨擦南優鉉的思緒。不像衣服的痕跡那麼簡單,他找不到適合的熨斗,抹不去小時候那位男子的存在,卻也尋不著如此放不下葛格的原因。

 

仔細想想,那個叫金聖圭的男子長得真的很像葛格。雖然葛格是二十年前記憶中的人了,細長的雙眼跟微彎的眉毛還有帥氣的笑容南優鉉忘不了,葛格好像也很喜歡穿著這種典雅的夾克在街上晃來晃去。最重要的是,惶恐不安的神情,在素描筆下幾乎都是一個樣啊。

 

畫面重疊,南優鉉煩躁地把夾克丟到一旁的副駕駛座,踩下油門往金明洙給自己的地址駛去。

 

也許,就是因為他長得像葛格才會對他那麼好吧。

 

 

兩兄弟住的地方的確離李熙雅家不遠,南優鉉打兩次方向盤就看到有些破舊的公寓掛著出租中的牌子。仔細一看,那個樓層不正是手機上顯示的嗎?

 

 

 

 

「求求你了,再給我一點時間!」


連假的第一(第二?)天就來更個文吧w

 

讓我小小的抱怨一下#

 

大家應該都還記得愛在高中裡南烈半裸抱在一起睡的片段吧 (///▽///)

 

我今天又跑去看了一下 很快就有靈感君來找我了AwA

 

結果當我開心的打了>>之後 我突然想到!!!!!!!!!!!!!!

 

我上一篇好像有說過小樹去踹人家門結果人不在的事對吧...

 

套句娃娃控的話就是瞬間沒戲唱######

 

於是乎這一篇又沒有很長啦 不過沒關係南烈同居 我還是有機會可以寫到那一段的wwwww

 

痾 對 我剛剛是在抱怨我自己xDDDDDDDDDDD

 

南圭 

關於實體書的包裝出貨還有通知跟留言啊...

 

你們先讓我應付應付段考好不好TUTTTTTTT(遭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靈 的頭像
夜靈

∞ MY LAST ROMEO

夜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ngel5123469
  • 瞬間沒戲唱ㅋㅋㅋㅋㅋ
  • 可憐的孩子#

    夜靈 於 2015/12/07 18:48 回覆

  • 態顏
  • 考試加油~
    話說## 實體書四路還沒寄給我#####
  • 嗷嗷終於收到了wwwwwww

    抱歉過了這麼久才回TUT

    夜靈 於 2015/12/07 18:49 回覆

  • 啊童♥
  • 是我記錯了還是什麼###
    原本我記得優鉉好像是真的太傻才問熙雅為什麼不轉制服
    現在就變成了心機男哈哈TUT
    不過算是這樣好像比較像南優鉉#(啊這人

    靈靈有後考而我有報告書TUT
  • 沒錯就是想要讓他被人討厭才改成這樣的#(x
    沒有啦 只是不想讓小樹看起來太單純而已#####

    護士真的不是一條簡單的路嗷
    前一陣子有去看姊姊打的那一串文
    真的是辛苦了TT
    不過既然有那種衝動的感覺就代表還是有心的吧
    不管怎麼樣都不要太累了
    我會支持姊姊的噢wwwwww
    我愛妳<3

    抱歉過了這麼久才回TUT

    夜靈 於 2015/12/07 18:51 回覆

  • Jill
  • 可以聞一下下一篇的密碼嗎?TAT
    想看~~~但我猜不出來TAT
  • 密碼提示都有喔
    順帶一提這邊的Mask跟鎖起來的Mask是不太一樣的故事xD

    抱歉過了這麼久才回TUT

    夜靈 於 2015/12/07 18: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