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you're my Destiny

南圭 






「據官方釋出的消息,當紅Idol金聖圭正在籌備第七張專輯,預計於月中回歸。相關人士表示,MV將會用國內前所未見的方式呈現給大家,也是近年來金聖圭投入最多心血的成果,加上跟同公司的前輩金鐘萬的製作指導下,這是一張非常值得期待的作品。而金聖圭本人放出的自拍照似乎就是在拍攝MV的期間所拍的照片,在粉絲的熱烈迴響下,可以期許這次金聖圭也會橫掃各大排行榜。此外,據說他與緋聞女友的感情也越來越穩定,女方曾數度表示兩人已達成某種程度的共識,也許不久後將有喜事傳出。說起金聖圭的戀愛史,很多人都一定會提起他與南優鉉的過往。身為同公司的藝人,南優鉉近日非但沒有任何大型活動及消息,也有不少緋聞對象提出他不同於鏡頭前的活潑,是個非常冷漠的情人等等...」





電視上怎麼講,南優鉉都不太在意。甚至,李正旭聽著新聞上主播說的話,怎麼看那個盯著錄音設備工作的人,都不像是不平衡的樣子。


「正旭哥,副歌該用鋼琴還是小提琴?」南優鉉轉過頭,發現李正旭在看他。有些尷尬地看著自己丟滿地的垃圾,靈感一來了好像就管不了其他事了。


「你還能夠工作啊。」李正旭的語氣不像問句,反倒包含了一種嘲諷的音調覆蓋過抒情柔美的旋律。


對方默默地吐了舌頭戴起耳機,按下播放鍵了卻遲遲沒有動作,直到整首不完整的歌都播完了,他才深吸了一口氣。手心因為一直放在電腦上而累積起水氣,無名指上的戒指也變得比那時候還要更加沉重難受。


當然能夠工作。這是他應得的機會,我也得要加緊腳步才行...





>>


「這是什麼?」連敲門都沒敲,金聖圭緊捏著一疊紙丟到李正業的桌子上。


李正業抬起頭看了金聖圭一眼,戴上眼鏡仔細地翻了一下散掉的文件之後才徐徐開口。


「我不覺得這本企劃書有哪裡是會讓你不開心的。」


「讓我不開心?」金聖圭不自覺地提高音量,皺起眉頭往前踏了一步。「這是優鉉他賺來的機會,是他應得的!這本企劃書根本不該出現在我眼前!」


「優鉉的情況很不穩定,這你也知道。」面無表情的李正業依舊不聞所動,只是摘掉眼鏡往後靠在椅背上語重心長地像是在對兒子說教。「這一年裡他犯下了多少錯,出道六年的孩子不該是這樣的表現。」


「是嗎?我比較好是嗎?」對方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無視掉社長弱弱的那聲聖圭,繼續歇斯底里地喊著。「要是那些前輩們沒有這麼包容我呢?要是我又脫口而出會遭人輿論的話呢?你還會這樣心平氣和地跟我說我該出這張專輯嗎?」


「就是因為你人緣好,因為你沒說錯話,所以你該!」李正業沉穩地提升嗓音,直接壓下金聖圭過人的氣勢。「金聖圭,你出道七年了,演藝圈這種弱肉強食的世界你還不懂嗎?公司如此重大決策要把這麼好的機會交給你發展,你就為了那丁點兒女情長的私事來這裡跟我吵!」


兩人都明白再繼續爭論下去一點意義也沒有,索性也各做各的事了。李正業把企劃書整理好放在桌緣,而金聖圭躊躇了一會兒,咬咬唇拿起。


「鐘萬哥點頭了?」他只問了一個問題,看李正業點點頭後轉身離開社長室。





>>


大眾給的反應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好很多,不僅是拿下多個一位,官咖的粉絲人數也成為一年中成長最多的藝人。MV拍出來的效果也很好,三百六十度的旋轉鏡頭果真讓各界都稱讚他替音樂錄影帶開創了先路。其實這沒什麼了不起的,他只是負責抱著一個魚缸走遍各個荒僻的小徑,還有唱唱歌演演失去妹妹而心痛不已的哥哥而已,負責技術的人不是他,提出這樣想法的人也不是他。


原本該出這張專輯的人,也不應該是他。


錄製幕後花絮的時候工作人員問他,MV的哭戲最後是怎麼成功的呢?喊卡也停不下來了。


雖說鏡頭前是笑笑地表示一個人走進樹林裡想了從出道前到後來的事,什麼時候什麼事情哭出來的不記得了,講白只是不想連這點隱私都沒有而已。不過當時是真的想了很多,他的爸媽他的故鄉、他的努力他的忍耐,還有曾經屬於他的優鉉。


優鉉吶,現在在做什麼呢?有好好寫歌好好努力嗎?哥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你上台的樣子了...


後來又想到了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聽完歌聽著機器運轉的聲音看著地板,掉下了長久以來的第一滴淚。





「謝謝。」向Cody姐道謝,金聖圭望著鏡子裡的自己清嗓,確認已經達到該有的水準後才往休息室的沙發坐。


桌上擺著昨天在車上把玩的小型DV,金聖圭打開電源往後靠在椅背上,一時興起拿起一旁裝著喉糖的黃色罐子,講起自己是如何保養如此蜜聲帶的方法。


一旁的工作人員跟經紀人看他難得這麼投入在工作裡,自然愉悅地引領著他接下來該討論最近迷上的權力遊戲還有眼妝等等的話題。


「...下面的不一定要戴,但上面的一定要。原因是因為我的再生能力好像很強,不然會堵住,哈哈哈哈哈。」金聖圭摸著耳垂上雅致的耳環把鏡頭拉近,嘴上說的是一回事,心裡想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反正現在大家都是朋友了,我覺得沒什麼好講的。」戴著墨鏡的女子有別於平常在螢光幕前的閃耀,唇色慘白地點了點頭。「抱歉,我還有其他通告...」


南優鉉冷笑一聲,拿起遙控器按下電源鍵,阻斷一切可能讓他分心的來源。


金聖圭說的一點錯也沒有,演藝圈真的不是一個好混的地方。不知道那時候是誰來纏著自己說沒有南優鉉的她就好像一隻沒有水的魚,一個月後又伸出一隻修長的腿將他踢出大門,現在還一副楚楚可憐被拋棄的樣子。果然每個女的跟自己在一起都只是為了沾光為了名氣,知名度一提升之後就把他甩到一旁了。


「我這樣過氣的偶像也可以嗎?」他完成最後一小節的編曲,打開黃色的罐子含住裡面最後一顆喉糖,自認無解地搖搖頭存檔後關上電腦。


以往忙碌的行程在現在看來根本就是一種奢侈的要求,因為自己創作進度停滯加上那些女人給自己帶來的麻煩,南優鉉的負面形象在大韓民國已經難以改變的了。不僅粉絲跑飯,還多了許多Anti在各大留言板以及表演場地攻擊他,以往總是自信地笑著說要站上世界舞台的南優鉉,現在也不過是這樣而已。


要不要退出演藝圈?不只是社長,還有關心自己的爸媽,一路看著自己成長墮落的前輩們,這句話聽到好多次了。


就連自己,也問了自己,繼續下去真的好嗎?他熱愛音樂,但他的自尊心也很強,在這個被欺辱的情況下,究竟要選擇哪一個才是對的?


南優鉉不自覺又按下了電視開關,畫面一轉,映入眼簾的不正是回歸大受好評的金聖圭嗎?


他穿著藍色的打歌服,笑瞇瞇地看著鏡頭介紹NELL的歌,彎著眉深情地唱著輕柔的歌曲,不著痕跡地表露出自己其實是個小迷弟的訊息。接著又假裝不經意地提起新專輯替自己打歌,故意不看鏡頭要大家多多關注自己的新歌,無辜的模樣肯定圈了不少飯吧。


南優鉉的眼睛離不開電視,儘管心裡抗拒著繼續陷進金聖圭的泥沼中,對方可愛的模樣還是讓他想要立刻將他撲倒。


「我經常都會戴著這個耳釘。」金聖圭突來的發言讓南優鉉突然無法動彈,他死死盯著金聖圭左手抓著的耳朵上,小小的不起眼的,對他來說卻熟悉不過的耳釘。


太多想法在一瞬間擠進他的腦袋裡,以致於他的手機鈴聲響起時,他誤以為是電視上的放送而沒有多加理會,直到電視進入廣告時鈴聲還頑強地不肯停下他才接起。


是金聖圭。


「哥...你沒打錯電話嗎?」時隔多年的通話,聽到金聖圭的聲音南優鉉不如之前預期地那樣激動,反倒是對金聖圭提出的要求感到疑惑,重新確認了一次這是不是金聖圭的手機號碼。


雖然曾經因為心痛而刪去親暱的聯絡人稱呼,那串不陌生的號碼他想從腦海裡刪去也無法,是金聖圭。


「呀,少囉唆,叫你過來就給我馬上滾過來。」金聖圭聽起來不太耐煩,而南優鉉放棄想要開口詢問的念頭,聽他繼續說。「不要忘記帶啤酒上來,還有,老子餓了。」


語畢毫不留情地掛斷電話,這倒蠻像他的作風。





金聖圭總是對“最後”兩個字特別執著,或許是身為偶像而有的堅持吧。明明是一個不愛動的人,身為公司前期的出道藝人卻選擇了最偏遠的最後一棟大樓住,社長給換還不要。


也是,相較於南優鉉我行我素的B型,對於小心謹慎的A型來說,如此低調的生活模式應該是最適合他的了。


南優鉉回過神來盯著自己的夾腳拖,冰箱的出風口吹得他小腿發冷,也讓他憶起兩人之前發生情事時,金聖圭總喜歡用赤裸的雙腿纏繞住他的腰,更加緊致的後穴總能讓南優鉉發狂地咬著對方的肩頭,在他耳邊繫念綿綿的情話。


他知道金聖圭喜歡,而且享受。所以他再怎麼改變做愛的習慣,也絕對會保留這一個細節。


啊,圭哥還喜歡吃草莓。


南優鉉把手伸進冷藏櫃裡,拿出最後一盒紅色果實。放在最裡面的,總是最漂亮最新鮮,才會捨不得擺出來給人看。


那自己當初又是為什麼急著讓大家看這一段過於美好的關係呢?


他對過去的自己抱著疑問,然而毫不猶豫地將草莓當作寶抱在胸前,去櫃檯跟啤酒一起結帳。





>>


「啊...優鉉...那裡...嗯...」


南優鉉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現在把只穿著一件襯衫的金聖圭壓在牆壁上,或輕或重地撞擊著翹挺的臀部,一隻手環抱著他的小腹,另一隻手放在牆上平衡自己。


「哼...嗯...」南優鉉因為使力低哼著嗓音,濕濡炙熱的後庭讓他像是要融化一樣緊緊挨著金聖圭。


奇怪了,不是只喝了點酒嗎?哥的身體,跟酒後的臉頰一樣發燙得好令人陶醉啊...





兩人並肩坐在沙發上看著正火紅的連續劇,喝著啤酒沒人吭聲,而他們的心思絕對不在電視上面。


尷尬的氣氛似乎讓喜愛的啤酒都失去了酒香,南優鉉只覺得肚子發脹,把瓶罐放到桌子上試著聽進女主角內心的自白。收回手的時候他不經意地觸碰到金聖圭的大腿,溫熱的觸感讓冰冷的手指著實僵了一下,接著飛快地縮回脖子上。


金聖圭只是輕描淡寫地瞥了他一眼,看起來毫不在意地繼續喝手上的酒,睫毛連顫都沒顫一下。


南優鉉原本什麼都不打算說,內心卻不停地往旁邊那人的身上飄,終究還是撓了撓頭開口。


「哥找我來做什麼?」當初認定自己喜歡金聖圭的時候也沒感到這麼緊張,也許就怕對方只會給他同樣冰冷的眼神拒絕回答吧。


「怎麼,沒事不能找你一起喝酒?」冰冷的眼神跟預想中沒有不同,好在嘴裡說出的話聽起來跟以往傲嬌的圭哥一樣。


「啊...可以,可以...」南優鉉說真的有些受寵若驚,他以為自己這輩子大概不會再跟金聖圭有多少交集了,就算自己再怎麼喜歡對方也無濟於事。但是現在金聖圭居然主動打給自己,還一起喝酒吃宵夜。「我只是...沒想到圭哥也會看這種偶像劇...」


接下來他清楚地聽見金聖圭手上的罐子發出了一道被擠壓所產生的抗議聲,出力的人敏感地眨了一下眼睛。


唉呀,糟糕,說錯話了。


南優鉉有一種自打巴掌的感覺,正在懊悔自己幹什麼多嘴的時候,金聖圭拿起衛生紙擦拭臉上的酒漬,徐徐回話。


「你不是被甩了嗎?」


外界幾乎沒有人是跟自己站在同一條線的,無論是交往對象的粉絲還是南優鉉的粉絲,都撲到他身上咬得他遍體鱗傷。可是這個應該討厭他討厭得永遠不想要有交集的男人,居然像以前一樣簡單一句話就看破自己的內心世界,連疑惑都是多餘的情緒,沒有出現。


「哈哈,是啊,我很遜吧,一直被人家甩。」南優鉉乾笑了幾聲自我嘲笑,不自覺地抖腳讓自己不要想太多。


「不是你的問題。」然而金聖圭一再給他過於驚喜的答案,這回甚至直視他的雙眼,眼中的堅持跟當初說要分手的他是同樣的。


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沉默,他卻突然覺得好熱,拿起酒罐一乾而盡想當做沒聽見。在他輕抖著手又拿了一罐啤酒拉開易開環的時候,金聖圭放下酒杯的聲音很清晰,說的話也很清晰。南優鉉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聽錯,但還是停下動作盯著桌角反覆思考著這句話的真實性。


「我一定是太累了哈哈...還好哥你有找我來喝酒...」他擠出一個笑容,喝下一次比一次還要大口的啤酒,一邊傻笑一邊講話,咕噥的話聽不清,他也不知道自己剛剛到底說了什麼話。


「我說,」金聖圭直接把身體轉向南優鉉,打斷他含糊的話語。「我們來做吧。」


「哥你醉了。」南優鉉垮下笑臉搖搖頭,他不想聽...


「對。所以做吧。」肯定的回答完全在南優鉉的意料之外,語氣裡的堅決讓他差點就秉持不住。


「既然醉了,那就趁我還清醒的時候不要做會讓我們兩個後悔的事。」但他還是咬咬牙,說服自己不能趁虛而入。


「你什麼時候變那麼囉唆的?」金聖圭終於有了一點表情,是他無法理解時會露出的表情。


「圭哥,你有女朋友...嗯!」話都還沒講完,對方決然打斷他的話,扯過他的衣領把他壓在沙發上吻上。


南優鉉理所當然沒辦法反應過來因此打翻了罐子,等他胡亂地扶起灌出液體的瓶子時,桌上已是一片狼藉,胸前的扣子也被解了三四顆。


「做完再清。」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反抗不了這項命令,左手自動拿起剩下五分之一瓶的啤酒到嘴邊喝完,吻著金聖圭邊解開他的褲頭邊將他帶向臥室裡。


然後事情就這麼自然而然地發生了。





「唔嗯...」


一不小心的恍神使得下身的凶器不受控地往更深處探去,金聖圭用手肘撐著牆壁避免自己重心不穩,南優鉉則是不想他受傷急得收手,讓炙熱滑出甬道同時扶住了金聖圭。


靠著牆壁的人不穩地喘息著,背上細密的汗珠令白色的襯衫完美地描繪出他的背型以及他起伏的線條。


「我不應該再繼續做下去了。」南優鉉站在一旁看著金聖圭無法平復的呼吸,迷迷糊糊地晃著頭,罪惡感在心頭始終揮之不去。


「做到這裡就收手?」後者翻了身讓背靠在牆壁上仰著頭斜睨著南優鉉,用手臂抹了抹額頭的汗諷刺地笑著。「這不像你吧。」


這樣的百感交集也不像是他的個性。他從來不會矯情地思考這麼做的後果是什麼或是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應該是隨著自由的心想幹什麼就索性付諸行動,但金聖圭的離開無非是改變他的一個轉捩點。明明知道復合的機率不高,他還是處處提醒著自己金聖圭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會不會贊成自己這麼做還是責備自己,女生才會為他的種種遲疑感到心煩吧。


該繼續還是該到此為止,他無法下定決心。


「你還在等什麼?」金聖圭難得看上去有些生氣,走近南優鉉用幾近質問的語氣逼迫他遲遲沒有下文的動作。


南優鉉反射性地張開雙手抱住金聖圭的腰,和他對視許久後拉他到自己懷裡,像是要提醒自己這不是夢一樣緊抱著。金聖圭帶著哭腔喚了他的名字,委屈地輕聲詢問,也用力地抓著他的手臂。


「你不愛我嗎?」


對於金聖圭的問題,這根本就不需要思考,南優鉉只要張開嘴巴就能傾訴這一年來的思念。


「愛。我愛你,不能再更愛了。」他柔中帶剛的語氣強調他等了一年才能說出口的話,摸了摸金聖圭的頭髮,抱他到床上坐著。「我愛你,所以我沒辦法專心工作;我愛你,所以我沒辦法好好應付每一個不管對我有意還是無意的女生;我愛你,所以你的一切我都脫離不了;我愛你,我需要你。」


這麼直白又肉麻的話金聖圭完全沒預料到。他的酒量很好,所以他根本沒醉,微醺的反而是那個以為自己最清醒的南優鉉。然而,他覺得現在他也醉了。


金聖圭沒有給予言語上的回覆,只是脫去襯衫用雙腿纏住南優鉉的腰。





>>


「南優鉉你不要命了啊。」金聖圭走出浴室看著頭髮濕漉漉就趴在床上睡覺的人,拿起吹風機過去捏了捏有些憔悴的臉。「你的身體可是你最重要的工具,壞了怎麼辦?」


「我看了你的新歌MV。」床上的人睜開眼睛抓抓頭髮,第一句話就只是平淡地說出這句話。


「是喔。」點點頭,有些敷衍地把插頭插上插座,打開開關細心地替南優鉉吹起頭髮。


「很神奇啊。」南優鉉閉上眼睛,像一隻小狗一樣享受著舒服的熱風。


「嗯,是啊。」又點點頭,沒什麼特別想問的,卻感到有些奇怪。


「五年前你有想過自己有這麼一天嗎?」本來乖巧坐著的少年突然推開金聖圭的手,認真地問他。


「沒有。幹嘛?」金聖圭按掉吹風機的電源,狐疑地想著這傢伙又想幹嘛了。





「那你憑什麼說我們之間沒有未來?」





真誠的問句反而讓兩人都靜默了,金聖圭納悶這小子是不是完全忘了兩人做過的事,而南優鉉提出的問題要他接話感覺又很奇怪。


「白癡,我哪有說過這句話。」他只是拐了一個彎說他不夠成熟自己很累而已啊。


「啊?沒有嗎?」


「沒有,你喝傻了。而且這句話沒有在床上那一段感人噢。」


「蛤?我說了什麼?」


金聖圭阻止了自己拿吹風機敲他頭的衝動,無奈的就是自己喜歡這樣的南優鉉啊。


有點不成熟,卻又在可靠的時候給他一個最舒服的肩膀,這是女生給不起的。就算偶爾覺得厭煩,要是失去了恐怕自己也會迷失方向吧。





>>


「您的列車即將到達終點站,請收拾好您的隨身貴重物品...」熟悉的聲音在車廂內響起,南優鉉盯著窗外的時候,其他旅客正紛紛收拾著零散的行李準備下車。


「喔摸,哥,怎麼了?」對於突然抓緊自己的人,南優鉉嚇了一跳,擔心他是不是又哪裡不舒服還是發生什麼事了。


「我上次把你忘在火車上了,好不容易找回來這次可不能弄不見。」小聲得不像是要躲人耳目而是害羞,南優鉉真心地因為戀人可愛的想法而笑。


「以後就算到了終點站我還是會黏著你的喔,甩不掉的。」他把人從椅子上抓起來,牢牢地摟在臂彎裡走出車廂。





終點站,幸福到了。


最討厭結尾了哼#

後面肉麻的自己碼一碼都很想抱馬桶xDDDDD

希望我親愛的含含會喜歡啦w

有一種下次更文會是五月份的感覺TTTTTT

不要拋棄我喔QAQ(尼奏凱

fish kyu5j32j_4.gif 

乾我忘記這張有沒有放過了啦###(遭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靈 的頭像
夜靈

∞ MY LAST ROMEO

夜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ngel5123469
  • 我 記 得 有 人 說 要 日 更
  • 噹噹 ♥
  • 我還以為是悲劇正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敲桌子 :)))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