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you're my Destiny

fish%20Infinite.full.1155993.jpg

 

 

 

 

 

 

 

 

 

 

從小指到大拇指,柔柔地收起,再緩緩地綻放,不覺得人的肢體真的很美嗎?

 

 

 

 

 

「哪有。這個動作是復健吧。」

 

「那是因為...」你做起來很像在復健啊。

 

「喔?好像有抓到一點感覺了。」

 

「對,就是這樣,很美吧?」

 

 

 

 

 

 

他很喜歡現代,雖然他不會也不懂,事實上他連第一次看到現代舞或是喜歡上現代舞的機緣都不記得,他還是會想盡辦法弄到展演的票,不吃不喝存錢買也在所不惜。也因為他什麼都不懂,他從來沒遇過讓他失望的演出。就算觀眾個個打哈欠又離席,只有他一個坐在最便宜的位子也看得很開心。

 

 

 

 

而他現在,正想辦法約他的學長一起去看展演。

 

很美吧?我們一起去看,好嗎?

 

 

 

 

 

 

「哪有。這個動作好娘。」坐在矮牆上的人做完最後一次一旁的人所描述的動作便嫌惡地甩了甩手跳到地面上,頭也不會地往前走。「不會吧,南優鉉,你喜歡這種的?」

 

 

 

 

他知道南優鉉會跟上來,所以沒有放慢步調,反而因為擔心搶不到好吃的草莓聖代煩躁地加快了腳步。

 

「這是藝術呀藝術,圭哥你這麼說有種族歧視喔。」果不其然,小跟班蹦躂蹦躂地跑來,不放棄要說服男子接受這門藝術。

 

圭哥明明也是玩音樂的也是藝術家,怎麼會說出這般批評的話?

 

「簡單來說...」男子猛地停下腳步,跟在後頭的少年冷不防地撞上一道肉牆。「你是要找我去看現代吧?」

 

南優鉉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小狗般的閃爍著雙眼期待地點頭,只差沒有吐舌頭跟搖尾巴。

 

 

 

 

「我...不去。」

 

欸?

 

「你聽好了,十年、五十年、一百年,我都不會去看現代舞!」對方強硬的態度,南優鉉明白事情不會有轉圜的餘地。

 

他看著男子離開,這次他沒有跟上去。

 

 

 

 

 

>>

 

結果還是來了。

 

金聖圭看向坐在一旁帶著詭異的笑容欣賞演出的南優鉉,摸摸鼻子嘆了口氣,接著又望向坐在第四排右側莊嚴的女人,靠向椅背拉起外套的帽子。

 

這傢伙明明就是學弟,自己明明就是一個不喜歡被別人支配的人,為什麼總是被他吃得死死的,兩人除了同校的關係其他什麼都不是啊...

 

最多最多,他只是受老師之托要好好照顧這個不愛唸書的小鬼罷了。

 

早知道會不小心迷失方向,那時候拒絕人家是應該的。

 

「圭哥,你真的很討厭看現代嗎?」遊蕩的神還沒回來,旁邊的少年戳了戳放在把手上的手臂。他是那樣地喜愛現代,卻又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注視著自己。

 

「對,很討厭。」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說,這種行為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但他還是這麼做了。

 

南優鉉的臉上多少有一點失落,他以為同樣喜歡音樂的他們也會同樣喜歡現代,看來是自己太天真。

 

他沒有認真想過為什麼會那麼在乎金聖圭,從上課睡覺變成有了每天晚上溫習功課的習慣,從整天往不乾淨的地方跑變成待在家裡抱著手機聊天(說白了就是打擾金聖圭)的宅男,從自以為是的自戀狂變成整天追著金聖圭跑的馬屁精,這些都是學長的一句話或是一個臉色造成的。

 

「我要走了。」前奏響起,幕都還沒拉開,金聖圭把玩了一下外套上的繩子還是決定轉頭告訴南優鉉,接著便起身朝門外走去。

 

舞台上的燈光照得金聖圭的側面發亮,跟南優鉉身上同一個樣式的豹紋外套上的絨毛似乎也閃著金黃色的光。他不得不將目光放回舞台上,只要不去想,他就不會去追上。

 

整天被我跟著,很煩吧?

 

整天被我纏著,很煩吧?

 

我沒有理由地望著你,也沒有理由要求你要跟我永遠在一起。

 

 

 

 

>>

 

暑輔的午餐時間,走廊安靜得有點可怕。不見平時擁擠的福利社,只有空蕩蕩的走道,還有對著冰箱整理頭髮的空間。

 

南優鉉坐在階梯上,無趣地看著沒撕掉封口那片塑膠就亂丟的空手搖杯,金聖圭給他的一百個單字他連一半都背不到。

 

單字沒背完,他並沒有預期中的焦急。處罰會有多糟?自己的生命不可能會有危險,金聖圭也不是那種會幼稚到不理自己的人。情況不會比這些還要更糟了,以前連看都不願意看的單字,肯看完四十幾個已經算是很給對方面子。

 

只是沒機會光明正大地向金聖圭說出自己想獲得的獎勵而已。

 

如此告訴自己背到半百就好,南優鉉趁金聖圭還沒來找他的這段時間艱苦地反覆碎念著字母,注意力集中到他都還沒來得及為自己的改變感到驚訝。才剛背完一個irony,不遠處的教室便傳出小提琴悠揚的聲音。

 

那種音樂南優鉉再熟悉不過了,有很大的機率是有人在練習現代舞。

 

他無法克制住往那裡靠近的衝動,從鞋櫃旁的窗簾縫隙間偷偷摸摸地往裡面瞧,一個穿著貼身舞衣的女孩綁著包頭,隨著音樂的節奏伸展起舞。

 

南優鉉記得她,她是那天的首席舞者之一。金聖圭離開的那一幕,她跳出了南優鉉到目前為止看過最美的舞蹈。

 

把視線放回女孩身上,女孩用手臂畫了一個大圓,修長的雙腿下滑至地板貼地,接著倒向一旁縮起身體,轉了半圈後起身抬腿,身軀往前一頂像是真的被拉扯一樣。整個過程中女孩的表情都處於驚恐與哀傷,這支舞應該是在訴說一個唯美的愛情故事吧。

 

等一下會不會出現好的結局呢?

 

南優鉉的腦海裡又再次浮現學長的影子。

 

這時,女孩突然使勁地轉了一個圈,接著像是啪地斷掉的線一樣,狠狠地摔在黑膠地板上。

 

「啊...唔!」南優鉉也猛地叫出來,但在女孩抬起頭往他的方向看前,有人摀住他的嘴巴把他往一旁的樓梯間拉。

 

往回一看,金聖圭的手沒放開,倒是聽見舞蹈教室的門被打開,又被關上的聲音。他感覺到金聖圭的手心溫溫濕濕的,太直接的接觸讓他不敢太用力呼吸,偏偏現在又急需氧氣。

 

「很美是嗎?」等到南優鉉回過神時,金聖圭已經把他往下拉到一樓了。

 

南優鉉點了點頭。

 

金聖圭看著他臉頰上的紅暈不自覺地咬著下唇,轉過身又讓他跟在自己的屁股後面走。

 

「覺得是一個很唯美的愛情故事?」走在前面的人輕輕笑了,接著繼續說。「其實這個故事一點都不美,還很黑暗呢。」

 

一臉要說故事的樣子讓南優鉉更專注地睜大眼睛,匆匆加快腳步走到金聖圭身旁聽他說話。

 

「那一段舞所詮釋的,是個叫做Vasilitia的狠毒女人,在對男主角死纏爛打、破壞別人感情後,被發現時內心中的不解與掙扎。」他瞥見南優鉉拿著那張充滿自己漂亮字跡的紙,上面並沒有太多的皺摺與痕跡。「旋轉一圈之後倒在地上的動作,代表著喝下毒藥的她生命終將跟著罪惡消逝的結局。」

 

小跟班有點衝擊,因為這跟他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他以為女孩跳的段子是不被諒解的女主角,因為種種因素而糾結著自己對於男主角的愛,而不是這樣子強烈的毀滅。

 

「你有空在那裡看人家練舞,英文單字應該被得很熟了吧?」看著南優鉉已經沉默到教室門口,金聖圭終於肯動動嘴唇喚回對方的意識。

 

「呃...我有背,真的!到這裡!」看著金聖圭灰掉的臉,南優鉉已經不記得剛才他是怎麼說服自己鬆懈的了,只管替自己辯解,他只想看到金聖圭再次對他露出鼓勵的笑容。

 

「我有跟你說過沒背完會有懲罰對吧。」金聖圭根本連南優鉉的手指放在哪裡都懶得去瞄,輕輕揮開對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在正確的角度呼出恰好的氣息。

 

「圭哥,我...」剛剛還對懲罰這個詞嗤之以鼻的人,現在的內心卻像是被人徒手揉捏一樣狠狠抽痛。

 

「因為你沒有背完,所以我會跟寶寶在一起。」輕描淡寫的話語,在心臟刻畫下的痕跡刻骨清晰。

 

 

 

 

 

什麼?

 

 

 

 

「這一切都是你先開始的啊,優鉉。」

 

「我跟你說過我不想去看現代舞,你知道為什麼嗎?」

 

「寶寶對我說過,要是我願意接受她的話,就去看她的表演吧。」

 

「現在,我算是履行這句話了。」

 

「噢,你應該知道寶寶是誰吧?」

 

「你剛剛看她的練習,看得很入迷呢。」

 

「你啊,不要再喜歡我了。」

 

 

 

 

irony,具有嘲諷意味的事。

 

Well,看來這個單字一輩子都忘不了了。

 

 

 

 

>>

 

金聖圭知道自己喜歡他這件事情,南優鉉可是連想都沒有想過,這樣的懲罰對他來說比一個禮拜不吃肉還要痛苦,因為他根本做不到。

 

「他以為喜歡一個人跟穿衣服一樣,想要就穿上不想要就脫掉那麼容易嗎?」南優鉉對著一旁的李成烈碎念著,好不容易綁好的鞋帶怎麼看都歪,一氣之下拆掉重來。

 

「可是...我覺得瞇瞇眼學長也喜歡你欸。」李成烈看著南優鉉笨拙的動作,今天讓他上場真的好嗎...

 

「怎麼可能啦,不要亂講話了。」少年明顯地僵化了一下,隨即揮了揮手繼續跟鞋帶奮鬥。

 

「你聽我說,如果他不在乎你的話幹嘛要特地說這是懲罰啊?強調你喜歡他這個也很奇怪不是嗎?」一邊細數著自己覺得奇怪的地方,一邊抬頭望著天空回想自家情人當初的反常,李成烈完全沒有注意到身旁的人臉部有什麼變化。「而且就這樣來看,瞇瞇眼應該是不喜歡那個女生,隨便就能拒絕人家啊又不是什麼白紙黑字的...」

 

「你不懂,圭哥是那種說到做到的人。」

 

把鞋帶綁好之後,南優鉉站起來背對著李成烈,冷冷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是那個愛笑的少年,起步往球場走去的腳步也不像以往輕盈。

 

「嘩...那傢伙真的很喜歡瞇瞇眼啊。」李成烈望著壯烈的背影點了點頭,拿出手機按了幾個鍵後放在耳邊。

 

「嗯...怎麼了嗎?」聽得出來是剛睡醒,慵懶的卡通音帶著撒嬌的語氣,李成烈幾乎可以想像那隻貓咪揉著眼睛說話的表情。

 

「沒什麼,只是突然很想你。」能讓李成烈溫柔成這樣的,大概也只有這個人了。

 

 

 

 

南優鉉腳上踢著球,心思卻完全不在球上,對手自然會趁他一個閃神的時候將球踢給自己的隊友。他一驚,然而賽場上沒有後悔的閒暇時間,頭一轉又追球去了。

 

雖然他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看了第一次的現代舞,印象最深刻的倒是連那天坐在倒數第三排正中間都忘不掉。那時候的他已經養成了會去看現代舞的習慣,只是還沒到走火入魔的地步,純粹就是喜歡那樣的音樂喜歡那樣的氛圍。儘管南優鉉在這方面不是什麼多專業的人士,他還是能看出那場表演的水準遠比這幾個月來在各地看的演出還要高上好幾倍,尤其是最後一支壓軸的舞蹈,完全打開了南優鉉的眼界。

 

舞台上只有一個人,穿著簡單樸素的衣裳,不特別突出的身形,撐起了整個舞台。

 

聽別人說,這是表演者在高中一年級的暑假時創作的作品,名稱是「Modern」。背景音樂並沒有太多刻意排列的音符,多得是人在談話的聲音,還有日常生活中會出現的各種聲音。那個人以現代舞本身為主軸,延伸出在Modern-day感到矛盾的舞者在追求成功與失落中的衝突。這部作品在全國高中舞蹈大賽中獲得了金賞,替家族掙足了面子。

 

最後,聽說這個人的母親是這個舞團的團長,聽說這個人的名字叫做金聖圭。

 

他聽著音樂的變化,看著那個人身體的起伏,好像也能感受到他心跳的頻率。

 

認識金聖圭本人原本不在南優鉉的預期中,所以就算知道金聖圭很會跳現代舞,他還是不敢直接約他一起去看表演。經過好多天的考慮之後,為了避免對方覺得自己是變態跟蹤狂才會鋪了那麼多梗。

 

然後他以為,金聖圭是覺得他煩才不願意去看現代舞的。

 

 

 

 

「喂!南優鉉!你要不要給我好好踢球啊!」南優鉉沒注意到是誰這麼大吼的,他只隨著聲音出現捕捉到可以搶球的大好時機。

 

他從對手的左側切入,正瞄準隊友要傳球時,他沒發現到對方已經來到球門前面,也舉起腿做好準備動作了...

 

 

 

 

>>

 

「那個孩子可是疼得都飆出眼淚了呢,咬著牙也叫我絕對不能告訴他爸爸,所以接下來只好先麻煩你囉。」這位看起來不像是校醫的校醫,帥氣的程度可是讓許多女孩子不痛也要裝得很痛。

 

金聖圭回想剛剛在球場邊看見南優鉉驟然倒地,臉色蒼白的樣子,不用詢問就知道這不是普通的痛,更不是簡單地擦撞破皮而已。

 

這個白癡,都骨折住院了是能瞞到什麼時候...

 

「辛苦你了,正旭哥。」金聖圭因為醫院裡難聞的味道皺了皺眉,這臭小子到底在想什麼啊。

 

「我還是跟你班導講一聲好了。」李正旭看了一眼手上的手錶,用力地吐了一口氣。「折騰了那麼久,他現在應該睡著了吧。你去看看他。」

 

跟李正旭點點頭,金聖圭輕聲進到房間裡查看南優鉉的情形。

 

少年睡得不安穩,大概是還沒完全脫離疼痛的感覺,還有無論何時何地都讓他心煩意亂的心事。他的右腳裹著厚厚的石膏,插著點滴針的左手上貼滿了膠布,那天興致勃勃地教他跳現代舞的少年到哪去了呢?

 

「臭小子,哭屁啊。」金聖圭心疼地用手捏了捏蒼白的臉頰,眼淚乾枯的痕跡隨著時間消退,通紅的鼻頭仍舊清晰可見。

 

他轉過身把剛剛買好的水果拿去清洗,應該是沒想到南優鉉其實是醒著的吧。

 

南優鉉睜開眼睛吃力地撐起身體,他的視角正好可以看到金聖圭的背影。摸摸自己剛剛被捏的地方,金聖圭的力道不大,反而像是擔心會弄痛自己一樣小心。一股暖流流進他的心窩,再看著金聖圭認真的樣子,我也可以期待你喜歡我嗎?圭哥...

 

當他出神的時候,浴室裡傳來老舊的水龍頭被關上的聲響,金聖圭把手上多餘的水份甩掉,就要轉身走出來。南優鉉趕緊躺好閉眼,差那麼一兩秒自己就會被抓到了。

 

金聖圭坐在塑膠椅上拿起蘋果細心地削皮,不時停下手邊的動作來查看南優鉉的狀態,醒了沒或是哪裡不舒服,適時地拉好南優鉉亂踢的被子也在照顧的範圍內。

 

因此,在一旁不斷投射而來的溫暖關懷下,裝睡的南優鉉還真的陷入熟睡中。

 

 

 

 

臉上有濕熱的感覺。

 

不是有東西貼在臉上,而是那個東西離自己忽近忽遠的感覺。

 

南優鉉本想睜開眼睛,但不知道為什麼眼皮自主性地阻擋自己的視線,他只好選擇繼續閉著眼。正當他打算要活動一下長久沒變換姿勢而麻木的左腳時,終於有個柔軟的東西碰到自己了。

 

啊,應該是說,終於有個柔軟的東西碰到自己的嘴唇了。

 

咦!

 

差點就要叫出聲音來,按耐住的南優鉉真的覺得自己是冷靜得太誇張。嘴唇這種不是說要相抵就相抵的部位,要不是他聞到金聖圭身上的味道,他搞不好會使出他的必殺技鐵頭功。

 

時間像是過了一個世紀般漫長,南優鉉能感覺到臉頰正在強烈地燃燒,心跳也正以不科學的速度越加快速地跳動著。他得說他很享受,也許正是因為看不到使得五感更加靈敏,淡淡的香氣跟唇上的觸感都讓他醉得像是要失去意識一樣。只是他不禁會懷疑,親吻自己的人真的是金聖圭嗎?

 

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金聖圭纖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八字眉緊緊擰在一起。除此之外,南優鉉什麼都看不到。南優鉉只看到他彎成一條線的美麗雙眼,只看到他不用修剪就可愛地讓他想親吻的平垂眉,只看到連踢球都能讓他心不在焉的,他最重要的那個人。

 

剛閉上眼,過於美好而不真實的感覺讓他的身體突然有些不快,方才麻木的腿硬要在這時候反射性地踢了一下前面的板子。

 

「嗯...」南優鉉也不小心發出了聲音。

 

金聖圭飛快地離開他的唇瓣,快到冷卻的時間太短,南優鉉還無法從灼熱的感覺中冷卻下來。他告訴自己千萬不能露出破綻,這時候只要繼續裝睡就沒事了,南優鉉你趕快滾回你的夢境裡就好...

 

「呀,南優鉉,你醒著對吧?」雖然知道南優鉉閉著眼睛,金聖圭還是不允許自己臉上出現什麼詫異的表情。

 

對方的毫無回應讓他不服氣地捏了一次他的臉,然後撥他嘴唇拉他眼皮戳他鼻孔,但對方就是沒有任何一點反應。

 

這臭小子裝睡的也太誇張了!

 

「呀!」於是,金聖圭又捏了一次他的臉,然後撥他嘴唇拉他眼皮戳他鼻孔...

 

南優鉉總算忍不住笑了出來,張開眼睛玩味地看著金聖圭。

 

「哈!我就知道你裝睡!你聽著...啊...」伸出手指指著南優鉉,金聖圭這麼聰明的傢伙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只是他沒想到,南優鉉也不是笨蛋就是了...

 

被突來的力量往下拉,南優鉉準確地含住他軟嫩的雙唇吻著。

 

「是哥叫我好好踢球的對吧?」金聖圭還來不及會意過來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南優鉉就把自己穩穩地抱著,起伏的胸膛讓金聖圭明顯地感受到節奏的溫度。

 

金聖圭的沉默當作是默認,他還在自責自己那時為什麼要多嘴,才會害南優鉉的注意力分散才會害他受傷。不過這傢伙強吻完自己問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

 

「哥你喜歡我就說嘛,居然還害我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才知道,你真是太過分了。」

 

「誰喜歡你了!」金聖圭的炸毛完全在南優鉉的預料之內,前者想起身卻發現完全動彈不得。

 

「不喜歡我的話不會主動吻我吧?我管你有沒有女朋友,從今天開始圭哥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南優鉉不讓金聖圭有反駁的餘地,捧起對方的臉在他說什麼之前再次堵上自己的嘴唇。

 

 

 

 

「我愛你。」


樹哥生日快樂♡♡♡

 

你終於把頭髮染回來了我感動TTTTTTTTTTT

 

新的一年也請好好愛護我的圭哥喔wwwwww

 

結尾不是故意那麼糟糕的 一切都是娃娃控的錯w(ㄍ

 

86.gif-1310552864

鉉:MO???我的生賀妳就放這樣嗎OAO??!!!!!!

 

iqv74lMh.jpg-1193616662

樹哥你最帥了啦我愛你TTTTTTTTTTTT

 

鉉:這樣才是我的好北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靈 的頭像
夜靈

∞ MY LAST ROMEO

夜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噹噹 ♥
  • 凹嗚,這不是生賀嗎........
    嗚嗚嗚嗚嗚....................
  • 是啊是生賀(?

    夜靈 於 2016/03/12 21:30 回覆

  • ☆~呆~☆
  • 我不知道這次還會不會被吞
  • 被吞了xDDDDD(#

    夜靈 於 2016/03/12 21:30 回覆

  • ☆~呆~☆
  • 靠還是被吞到底怎樣XDDD好啦太文情有點看不懂TAT
  • 其實中間的部分我也看了好幾次xDDDDD

    夜靈 於 2016/03/12 21:30 回覆

  • 噹噹 ♥
  • TO 呆
    大意好像是在說優鉉跟圭一樣,都很喜歡音樂
    所以優鉉在想圭會不會跟自己一樣喜歡現代舞
    所以一直邀請他去
    但是圭不喜歡去看現代舞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喜歡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去看現代舞就代表他要跟首席舞者交往
    這樣

    這是生賀阿 !!!
    最後拜託甜文
  • 好聰明wwwwww
    就是這樣沒錯w(欸妳

    夜靈 於 2016/03/12 21:31 回覆

  • ☆~呆~☆
  • 樓上的親謝謝你幫我解釋<3 再看一邊真的有比較懂 請你原諒我水母腦 很弱智
  • 抱歉我腦洞大開了連我自己都看不懂xDDDD

    夜靈 於 2016/03/12 21:31 回覆

  • 噹噹 ♥
  • 我們要聯合集氣,給我甜文吧最後 :(((
  • 應該是甜文吧xD(?

    夜靈 於 2016/03/12 21:31 回覆

  • 娃娃控
  • 不覺得這樣超級簡單俐落嗎wwwww
    拖到安可場才填完這坑ㅋㅋㅋ
    別忘了妳還有千千萬萬個坑!!!
  • 不覺得#
    真是抱歉#
    妳可以閉嘴了#(乾

    夜靈 於 2016/03/12 21:32 回覆

  • m1i2m0i9
  • 夜靈啊~
    期待妳更新文
  • 我剛剛 久違的更文了#########

    夜靈 於 2016/06/18 22: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