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you're my Destiny

圖By 燦圭






「如何?就跟我說的一樣很刺激很好玩吧?」





南優鉉絕對是金聖圭這輩子最討厭的人,從此時此刻此地開始,金聖圭決定他要討厭南優鉉一輩子!

「想叫吧?想叫就叫出來,沒有人會阻止你的。」搔癢的呢喃就像是身體深處的刺激一樣,讓口罩下的臉蛋更加粉紅灼熱。


「唔...閉嘴!嗯...」明明就羞恥得快要死掉了,他還是只能抓著對方的手,無助地把額頭靠在那個傢伙的肩膀上,試圖習慣後方滋滋作響的物品。

這時樓下那層地鐵站發出嗶嗶的笛鳴聲,隨著列車的進站,南優鉉將手裡的遙控器慢慢調強,金聖圭也感覺到地板的震動與穴內的顫抖都讓自己瀕臨崩潰的邊 緣一樣想尖叫。他努力地咬著下唇忍住滿到嘴邊的情慾,狠狠吸取南優鉉身上的味道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哪怕那人再按一個鍵,他就會在大庭廣眾之下釋放出慾望 的種子。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他不過就是在睡覺,不過就是這個先開始不高興的人在深夜把自己挖起來帶出門,不過就是對方說要坐在這裡休息,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他是什麼時候在自己的肛門裡塞了兩顆跳蛋的!


「你看,車又要進來了。」南優鉉往樓下探了頭,正要將強度調到最強時被金聖圭的手摀住了嘴。


「回去吧...回去要我怎麼陪你玩都行...嗯...拜託...拜託不要在這裡...」再怎麼說也是大勢idol,雖然因為天冷穿得多了些,難說會不會被眼尖的飯們發現。要是被認出來,不要說是他們兩個,整個INFINITE都不用在圈裡混了。


南優鉉看透金聖圭眼裡的擔憂,那種寧願犧牲自己也不願賠上名譽的樣子令他撇撇嘴,稱不上帶有什麼特別的情緒,關上電源後接住癱軟的身子。


「還好吧?能走嗎?」他再次拉緊頭上的帽子不讓任何一絲金髮露出甚至引人注目,扶起金聖圭用手背擦了擦涔出的汗。


混蛋!怎麼可能還好,都快不能走路了...


儘管如此在心中謾罵著對方,金聖圭還是晃了晃手,在南優鉉的攙扶下搭上地鐵,抱著鐵竿讓快冒煙的身體可以冷卻冷卻。然而坐在自己身旁的人一點也不乖 巧,一會兒摸摸溫度攀升的耳垂,一會兒又用著過於柔軟的音調說著害臊的話語,這些舉動造成的威力甚至比身體上實際感受到的還要更強大。


「如果忍不住快出來的話,我不介意幫你擋一下喔。」少年的臉上掛著莫名的笑容,他此時只覺得不寒而慄,趕緊搖了搖頭不敢再有會跟對方對視的機會。


幸好搭車的途中跟回到飯店的路上都沒遇到什麼人也沒發生金聖圭擔心的事情,他把雙手縮在外套裡隔絕冷空氣,另一方面也不想被南優鉉碰一根汗毛。


好不容易快走到飯店門口了,身後突然一陣震動,毫無前兆的突襲讓金聖圭直接腿軟跪坐在地上。


「沒事吧?」兩道聲音同時從前後方傳來,一個是站在門口的服務生,另一個則是一臉擔心的南優鉉。


漲紅了臉頰,金聖圭說不出話來,只能勉強搖搖頭,接著憤憤地瞪向害他跌倒的人。


「哥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南優鉉抓緊金聖圭的手將他拉起,摟著人兒曖昧地碎念著,然後宣示主權般看著服務生道。「我會送他回去,再麻煩你拿冰塊到726號房。」


可憐的金聖圭,就算是一臉悲催地想向服務生求救,對方也只能一臉霧水地望著他們離去。





>>


「啊...小樹...嗯...快不行了...」是什麼樣的情況會讓金聖圭親暱地喚著南優鉉的小名?


大概就是現在這樣吧。


雙眼被殘有李成烈味道的領帶矇起,那雙粉絲們稱讚比女生還漂亮的手被李浩沅的皮帶綁在身後,身上殘有一些冰塊溶化的水漬,燈光下閃著光澤的黑髮凌亂地貼黏在額頭上還有脖頸旁。他的雙腿大開,渾身顫抖地任由南優鉉咬著冰塊摩擦自己身上最炙熱的地方。


南優鉉用牙齒叼著冰塊,像是塗奶油一樣在他的柱身上來回滑動,等到融化了再用保持著溫熱的口腔包覆住吞吐,忽冷忽熱的刺激讓因為看不見而更敏感的金聖圭幾乎就要哭了出來。


「不行了?不會啊,這裡很有精神呢。」又成功地讓一塊冰塊完全融化在挺起的玉莖上,南優鉉笑著彈彈上頭的紋路,再次張嘴含了進去。


這一舔可是讓金聖圭的防備都塌陷了,直接將甜甜的白濁射進南優鉉的嘴裡,一點也沒殘留在體內。


心跳還沒穩下來,南優鉉的嘴先堵了上來。唇舌交戰中,金聖圭嘗到自己濃稠的液體滑進喉嚨,腥甜的味道瀰漫整個口腔還有整間房間的空氣中。


「嗯...幹什麼!」等到能呼吸的時候,南優鉉早已將沾滿乳液的食指探入許久未開的甬道,小幅度地進出著。


「圭哥剛剛一定是喝太甜的飲料了,精液吃起來才是這種味道。」他理直氣壯地回復金聖圭的問題,一邊親親他的耳畔。「我要你嚐嚐看讓你知道這樣對身體不好啊,不要喝太多飲料。」


有事嗎...自己問的明明就是把手指伸進來幹什麼,他不但給自己這種回答,居然還用吃精液這樣的動詞加主詞,真是有夠讓人感到羞恥的。


「你明明也喝了不少飲...呼啊...不要...弄...」話才說到一半,就被那人彎曲手指的動作驚得咬緊下唇。金聖圭扭著頭,身上充滿汗水的黏膩感讓他不太好受,眼前一片黑暗的恐懼也讓他快要窒息。


「別弄嗎?那你自己來。」南優鉉坐在床邊側身看著那人不知所措的樣子,揚起了對方看不見的笑容。「不會做不到吧,這是你的身體,什麼地方在哪應該很清楚啊。」


金聖圭的手依然被束縛在背後。他跪坐著,腰桿挺得直,猶豫著是要拜託南優鉉解開皮帶,還是要背對著他跪趴在床上...


「唉呀,差點忘了,哥的手還被綁著呢。」那人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頭,解開皮帶將金聖圭的手拉到前面,又在他來得及伸手扯掉領帶前綁起來。接著他把人壓在床頭,拉開人兒的大腿,才滿意地坐回原味。「第一次的時候,哥是這麼個姿勢對吧。」


他沒忘記他們倆第一次做愛時,金聖圭拿著草莓口味的潤滑液在自己面前自慰的樣子。


那靠著牆邊,輕聲嬌吟的樣子,完全令人血脈僨張。


房裡安靜得只剩下兩人呼吸的聲音,包括空氣調節器,似乎都在此時等著金聖圭行動一樣噤了聲。


金聖圭用背部摸索著方向,調整好自己的姿勢後深呼吸了一口氣。他緩緩將手往下探去,無意間摩擦到剛發洩過的分身令他縮了縮腳趾,抿緊嘴唇才終於把中指放入後庭。隨著進出的次數愈加頻繁,聖圭仰頭碎吟的聲音就愈高昂,汗水浸濕了藍黑色的領帶,也讓原本的黑髮更加閃亮。


這些日子經過南操練每天愛的表現下,我們隊長大人比以往鍛鍊出了更好的腰力與定力。雖然偶爾還是會小發燒或來個小感冒,整體來說他的身體狀況比之前要好上很多。因此,兩根手指的自我擴充根本算不了什麼。


只是,在別人面前自慰就跟一個人打棒球一樣,場上所有人看著你一個投球擊球、跑壘包接殺,甚至安全上壘或出局都要自己來宣布那樣地尷尬與孤獨。


既然有球友,為什麼不一起玩呢?


「唔嗯...樹...」長久的姿勢僵持下來,金聖圭的脖頸紅了一圈,酸澀不滿足的感覺讓他喚了聲南優鉉的小名。


對方今天好安靜啊,完全不尋常。


「怎麼了?」南優鉉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沙啞,但因為雙眼被矇起的關係,金聖圭推測不出個所以然,只好選擇沉默。


再說,渴望某樣東西來填補自己這種話,任誰都很難說出口吧...


「圭圭,想要的東西如果不說出來,小樹怎麼會知道你要什麼呢?」


南優鉉的氣息很溫暖,然而麻癢又抓不住的香氣,只會逼的人更臨近瘋狂的境界而已。他舉起手摸上金聖圭的臉龐,在唇邊印上細細的吻,伸出舌尖舔了舔滾 動的喉結,接著壓住對方的肩膀舔咬挺起的蓓蕾。在金聖圭的呻吟下,他幾乎就要沉進他的身體裡,忘記自己今天為什麼會如此反常了。


「呼...啊...優鉉...」在南優鉉用鼻尖描繪金聖圭的肩頸處時,後者哼著哭腔蹭了蹭他的金髮,無助地晃著手開口。「我只要你...拜託...」


冷得有些僵硬的手指被溫熱的手心握住,南優鉉的嘴唇貼在漂亮的手指上,慢條斯理地拿下綁住手腕的皮帶。


「我很好奇,浩沅知道自己的皮帶碰過哥的這裡的時候,會有什麼反應。」看著金聖圭爆紅的耳朵,南優鉉壞心地笑笑,還伸出手指彈了彈他的鈴口。


金聖圭縮起雙腿不讓南優鉉碰,委屈地低下頭想解開領帶,卻被後者環抱自己的動作阻止了。


「我開玩笑的,剛剛那條是我的皮帶。」


「這一點都不好笑。你真的覺得我是那種淫蕩的傢伙嗎?」就算知道這樣做沒什麼意義,他還是別過頭不想看南優鉉,自己都快被自己說的話氣哭。


「我只是...你最近跟每個人靠得都很近除了我,尤其是李成烈!」南優鉉拉開領帶,逼金聖圭跟自己對看。「我很不開心...」


「優鉉...」他很清楚戀人總是很沒安全感,這樣的醋勁也在自己的預料之中,但是抱緊自己的力道就有點讓他嚇到了。


「音樂劇也是,之前不是答應過我不親了嗎?叫我不要拍吻戲的也是你啊...」小狗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他想要伸手去觸碰金聖圭的臉頰,下一刻卻責怪自己根本沒有資格。


「我想你一定會生氣。」


南優鉉看著金聖圭握住自己的手放到白皙的臉蛋上,心中泛起一陣陣漣漪。


「你陷入低潮都不肯告訴我,那我也只好去找我的好朋友啊。」他閉起眼睛用臉頰磨磨南優鉉的手,歪著頭吻了一下濕暖的手心。「而且我根本沒親到好不好。」


金聖圭捧住南優鉉的臉,用兩根大拇指抵在南優鉉的唇上,狠狠地親了下去。然後他睜開眼睛看著受驚的雙瞳,移開唇間的障礙物,再一次深情地吻上,順著力道把南優鉉往下壓,趴在他的身上汲取他嘴裡的香氣。


他們感受對方的體溫,口裡的清甜,緊貼的也是彼此起伏的氣息。就像在追逐戰一樣,一方退開,另一方就會更加激情地親吻自己的戀人,一直到南優鉉突然用力眨了眼睛縮縮脖子,他們才終於冷靜下來看著對方。


「幹嘛?」金聖圭用食指戳了戳剛才吻過的地方,好好的興致這傢伙是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我剛剛還在想,講了那麼多話都快軟掉了該怎麼辦才好,哥你真是貼心啊。」油膩地笑著拍了拍金聖圭無意間磨蹭自己的屁股,一隻手放在頭下支撐好能看清楚人兒的臉。


那人尷尬地發現自己正好就坐在南優鉉的炙熱上,且股間完全就像是為了他的男根存在般地貼齊柱身。


不如順水推舟?


金聖圭撫著南優鉉的胸肌,彎下腰來再次含住對方的嘴唇,擺著臀部刻意摩擦硬挺的玉莖。沒料到他會這麼做,南優鉉先是睜大眼睛看著面前細長的媚眼,接著露出虎牙笑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頭。


「優鉉...」身上的人繼續擺動腰際,抬頭任由南優鉉的唇在漂亮的頸邊遊走,口中吐出的名字在後者聽來特別好聽。


「嗯?」南優鉉用腿環住金聖圭,用力起身將對方反壓在自己身下,湊上去又是無止盡的親熱。


「呼...來吧...」愛人輕碰他的臉頰,從一旁拿來枕頭墊在自己的腰下面,主動將雙腿掛在他的手臂上。


面對全身赤裸又主動的情人,南優鉉哪裡忍得住?他暗暗罵了句該死,動作迅速地將人抬了一些起來,對準他蹭得熱熱的後穴就送了進去。


「噢...」金聖圭擰眉,咬著下唇抓著枕頭。


南優鉉沒有馬上動作。儘管滿身汗,他依然抑制著想馬上把對方吃乾抹淨的衝動,一邊愛撫金聖圭的肌膚,一邊問他是不是太難受。


泛著淚光的雙眼望著南優鉉,手指插入他的髮內緊緊抓著他的髮梢。他對南優鉉擺擺手,待對方往前挺進的時候火辣辣地追咬他的舌頭。


「唔...哈...小樹...優鉉...」刺激地無法分清楚自己怎麼稱呼眼前的少年,金聖圭嬌喊著把手環上南優鉉的背,在上頭留下好幾條紅色的痕跡。


兩個交纏的身影反射在鏡子裡,甚至因為燈光的照射比現實中還要更加閃耀又不真實。


每次他看著金聖圭在自己身下嬌喘的時候,他總是會詢問自己這是不是夢,他是否真的擁有它了,亦或是隨時會驚醒的夢境。但是愛人每每在他耳邊呢喃著我愛你三個字的時候,就算這是夢南優鉉也無所謂了,只要把握夢還沒醒的時刻,應該就能感受到幸福了吧?


「嗯...你到底...在想什麼啊...」突然被金聖圭用力地咬了一下唇,對方的小眼裡充滿著不悅,下身被撞擊著只願意給南優鉉碰的地方,他居然還這麼心不在焉的。


捧住他的臉頰搓了搓,我們小樹又瘦了...


「我在想,該怎麼讓你舒服一點。」只是下一秒金聖圭就後悔自己為南優鉉心疼這件事情,他什麼時候才可以停止調戲自己啊?


南優鉉回過神來,退出更加腫脹的碩大,把金聖圭轉向讓他背對著自己趴著後繼續另一輪的交歡。


「啊...哈...」比前一次還猛烈的劇痛讓金聖圭跪在床上彎下腰大聲呻吟,緊緊抓著床單抬不起頭來。


「哥,你還是很不會放鬆呢。」南優鉉一邊律動一邊低下頭親吻金聖圭平滑發燙的背,用右手環繞住他的肩頸親著他的臉頰。「不要再給自己那麼多不必要的壓力了。」


金聖圭皺著眉頭轉向左邊索取南優鉉令人上癮的吻,不時張開嘴巴喘息呼吸。只要他那麼做,南優鉉就會趁機掠奪他口腔裡的每一處領地,讓他徹底變成自己的。


漸漸感受到身體的無力,金聖圭伸出舌頭舔了舔南優鉉的上唇,然後把身體放鬆靠在他抱著自己的前臂上,臉頰潮紅得像是體內的血管在沸騰一般。


南優鉉輕咬他的耳垂,將人的上身慢慢放倒在床上,一雙大手緩緩摸遍了全身的肌膚。他按了按金聖圭因為壓力太大而僵硬的肩膀,又壓了壓對方不停扭動而酸澀的腰,接著卯足了全力一次次地頂到最深處。


「嗚...嗯...」無助地嗚咽著,後身傳來的火熱讓金聖圭有一種快起火的錯覺,事實上,他的聲音本身就是在南優鉉的情慾上火上加油。


減緩衝撞的力道,南優鉉看了一眼鏡子,抱著金聖圭的上身將他往上拉,讓身體緊貼著身體,把他的頭轉向自己親吻他。


「圭哥,你看。」他看著對方顫抖著聲線顫抖著睫毛睜開眼睛,摸摸他的髮絲要他看向鏡子裡的兩道身影。


肉體的撞擊沒有停止過,清脆的聲響伴隨著一下又一下的交合,都在將兩人推向高潮的頂端。南優鉉把手指伸進金聖圭的嘴裡不讓他轉向別的方向,分泌過剩的唾液順著下顎流下。


「哈嗯...不要...優鉉...嗯...」金聖圭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因為南優鉉的撫弄而硬挺的嫣紅,因為南優鉉的抽插而來不及嚥下的蜜液滴落鎖骨滴落床單,一整個好不淫蕩。


「這樣的圭哥,只能給我看到,知道嗎?」南優鉉用舌頭舔去他嘴角旁的律液,含住他的雙唇,握住他大腿間的分身溫柔地搓按著。


「不要這樣...優鉉...啊...嗚...」極力推開南優鉉扣著自己的手,前後的夾擊他完全招架不住,眼淚居然就這麼撲簌簌地掉了下來。


沒有想到金聖圭會哭,南優鉉不再有動作,只是讓他面向自己,把他抱在懷裡緊緊擁著。


金聖圭的眼淚總是讓他很心疼,甚至自責。


就算只是眼眶微微泛紅,就算他會哭的原因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雖然他們幾乎每次做愛他都會弄哭他。


他不會想在當下說什麼話安慰對方,因為他知道自己哭的時候別人說的話他都聽不進去,倒不如等人冷靜下來再哄一哄就好了。


「我...」對於做了這麼多次還會哭這件事情,金聖圭幾乎沒辦法理直氣壯地看著南優鉉。還好後者直接吻住火燙的嘴唇,把他壓在床上柔柔地只有互相接吻的甜蜜聲。


他們像是在享用全世界最美好的甜點一樣吮吻著彼此,不需要言語來解釋對戀人的愛意,輕輕地閉著眼睛,輕輕地感受這個氛圍下的情意。兩人的默契已經好到張開雙唇的頻率都一樣了,無論是停滯的時間,還是投入深情的時間。


南優鉉俯下身只為了金聖圭,他只想靠近他多一點,了解他的氣息更深入一點。他不經意地動了動下身,正想低下頭再偷個香時,金聖圭因為突來的刺痛而撇開了頭。


他看著一旁擺放在床頭的白色迷你錄音器,正想著是不是那個人的東西,他對上南優鉉深邃的雙眼馬上又掉了進去。


對方突然露出梨渦輕笑朝金聖圭抬了一下頭,眼神就像是在告訴他「一切都沒事的,有我在」。


金聖圭也瞇起眼睛揚起笑容,接受南優鉉的索吻還有下身輕柔的突進,所以的事物都美好得像是置身在天堂。





>>


金聖圭向來習慣淺眠,尤其是世巡開始的這陣子,得要練就隨叫隨起的本事才能消化繁忙的行程。


他揉了揉乾澀的雙眼,翻個身想尋求溫暖的懷抱,卻發覺自己想找的人不在床邊,而沙發旁被人開了一盞小燈,隨著牆上閃動的影子而來的是南優鉉按著滑鼠以及鍵盤的聲音。


「又在寫歌了嗎?」隨手拿了一件外套穿上,金聖圭彎下腰抱住戴著耳機的少年。


「怎麼不多睡一點?」南優鉉拿下耳機抱住金聖圭的手,瞥了一眼時間皺著眉頭。


「沒有你抱著,睡不好。」那人把臉埋在南優鉉的背裡,聲音聽起來有些撒嬌又有些委屈。


「對不起,我們現在回去睡。」他拉著身上的手要起身,但被對方摁住搖了搖頭。


「你一開始的時候到底在我身上抹了什麼啊?味道好熟悉。」金聖圭坐在沙發上,把腿跨在南優鉉身上,玩弄著沒整理好而翹起的金髮。


「包括擴充用的那一罐嗎?」南優鉉手一伸,從一旁拿起一罐包裝熟悉且少了大半瓶的瓶子。「鍾兒的乳液啊。」


金聖圭頓時鐵青了臉,緩緩接過南優鉉遞過來的那罐東西之後,火氣沖沖地往南優鉉頭上敲。


「呀!給我洗掉!」


「哥不要生氣!剛剛洗澡的時候已經洗掉了。」南優鉉躲著落在自己身上的小粉拳,笑彎了眼兒把人圈進自己的懷裡。「我還是喜歡哥原本的味道。」


聽著南優鉉的甜言蜜語,金聖圭承認他還是一頭栽了進去。最具魔法的人非南優鉉不可,只要他一開口,往往能左右自己的心情。


「我不是故意要兇你的...」金聖圭吸著鼻子,咕噥地帶了滿腔的歉意。


「我們別再談那件事了。」知道懷裡的人不安分地扭動著身體,南優鉉伸出手撫了撫對方的背。


前幾天去台灣的那陣子,兩人發生的爭執連粉絲都看得出來,紛紛推文給自己要兩人不要再吵架。他承認金聖圭在新聞上說的那些事情包括自己哭的事,但是其中更有一部分是他對這段關係的迷惘。


不光是舞台劇跟成員之間的看似複雜的關係,單純地就拿他們兩個來講,他很迷惘,甚至到現在還理不清頭緒。


「我很認真地看了音樂劇好幾次呢,圭哥。」他轉移話題,不願再去想沒有答案的問題。


「喔?是嗎?」金聖圭挑挑眉,坐直身體曖昧地看著南優鉉。「嗯...Amame。」


「愛我。」南優鉉有自信地回答,握住金聖圭伸出的手。


「我想我願意。」刻意模仿音樂劇裡的台詞,金聖圭的聲音輕得像在歌頌簡單的語句。他靠近南優鉉的鼻尖,但遲遲沒有吻下去。「那親我怎麼說?」


「Besame。」蜻蜓點水地吻了一下嘟起的嘴唇,南優鉉更加開朗地笑笑。


「擁抱我怎麼說?」漂亮的手指撫上南優鉉的臉龐,金聖圭漸漸坐到南優鉉的大腿上。


Abrazame。」南優鉉抱住身上的人,疼惜地擁吻他。


差點又是一室春光。


「Al amanecer。」脫去外套前金聖圭逼自己停下,看著窗外脫口而出反覆唱了好幾次的西班牙語。


「什麼意思?」南優鉉抬起頭想跟金聖圭對視。


「黎明啊。天快亮了。」對方依舊盯著窗外乍洩的光線,沒有看他,但是臉頰上卻出現了溫暖的笑容。


金聖圭笑起來很好看,有一種很親切,會讓人感受到甜蜜的感覺。當這哥用這種笑容來為他打氣的時候,南優鉉就無可自拔的愛上他了吧。


「不要只把負面的情緒往心裡塞。」


隊長大人突然嚴肅了起來,捧著南優鉉的臉壓了壓。


「人生難免會陷入低潮,可是只靠自己走出來並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你有這麼多愛你的人,我也好,團員也好,家人們也好,不要像上次在後台那樣抑制到心裡受不了。你知道我為什麼會發飆嗎?就是因為你太逞強你自己了,我太心疼,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不跟我談談。身為金聖圭的我不只是你的情人,也是INFINITE的Leader,你的哥哥,有什麼話不能像四年前那樣幾罐酒就認真地跟彼此深論一切甚至傾訴愛意?」


看著金聖圭認真的樣子,南優鉉真的好感動他愛對人了。世界上真的有這麼一個除了父母外,會替他擔心受怕到生起氣來的人。


有你在,真的是太好了。





「...還有,我們是Idol啊,不管我們誰跟誰有互動都會被飯們拿來說嘴的。既然我們都清楚明白誰是誰的,幹嘛還要互相吃醋呢?你跟明洙靠那麼近我也沒有說什麼嘛。」


「哥你這是在間接吃醋喔。」


「我很認真在跟你說教,不要插嘴!」


「...是,我錯了,您繼續。」


「再來就是電動。你啊...」





>>


「我的乳液,怎麼突然少了大半瓶...」李成鍾看著自己的瓶子,明明才剛買不久啊。


「是不是有人不小心弄倒了?我的皮帶上有乳液的痕跡,而且上面都是那個味道。」經過的李浩沅指了指身上的皮帶聳聳肩,當了偶像後發生什麼事都不奇怪了。


「成烈啊,你的領帶怎麼是濕的?」金明洙一邊替情人繫上領帶,一方面又覺得領帶的觸感怎麼好像有點怪怪的...


「不知道耶,可能姊姊們又不小心沾水了吧,沒關係等等就乾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英俊瀟灑,領帶濕不濕的哪有什麼關係。「你的相機別忘了拿喔。」


金明洙嘆了口氣走到窗邊拿起放在木製書桌上的昂貴單眼,打開電源正想確認昨天拍的風景照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雙眼被矇起的,INFINITE隊長的臉部特寫相片。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南優鉉你這個傢伙!」老子的大砲不是這樣給你們玩的啊!


親愛的哥哥們,裡面的風景照就當做是送給你們的禮物,絕對不要把這個記憶卡還給我了!後面的照片他完全沒有勇氣去看,直接了當地拔出記憶卡,寫了張紙條一起丟到過度疲憊而呼呼大睡的南圭房門前。


「我們要先出門囉,東雨哥你東西都拿好了嗎?」


「等等,我的錄音筆,我昨天臨時想到的Rap錄在裡面我等一下放給浩沅你聽...」


看來不用過很久,一切就會有合理的解釋了。


新年快樂www

抱歉我過了好幾天才更哈哈哈哈哈


謝謝呆呆帶我去捷運站那裡實地體驗過一次 外加奔跑還有音樂劇的經驗 我愛妳♡


至於想體驗看看的親們可以到台北車站M街區往出口7中山北路那邊 一間誠品外有一個可以坐的地方 非常建議大家一定要去嘗試一下w


聽某人的話要寫羞恥Play狠不下心啦 這種程度的希望大家都還喜歡(?


至於接續在Musical Love On的這篇會不會有後續我就不知道了


噢順帶一提In the Heights很好看完全對我胃口 歌也不錯聽大家可以上網YouTube一下雖然韓文版的應該只有公開練習而且沒有東東唱的版本TT(可以安靜了#


謝謝大家支持(?)如果喜歡的話麻煩留個言或是按個讚甚至分享出去我會很感謝你的♡


fish cj4vu; vu06fu4 

新的一年也請多多指教喔 雖然我會更常消失就是w(直接被南圭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靈 的頭像
夜靈

∞ MY LAST ROMEO

夜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ngel5123469
  • 傲嬌的痞客ㅋ
    坐等ˊˇˋ
  • 慢慢等
    我現在好懶怎麼辦######

    夜靈 於 2016/01/01 19:26 回覆

  • 態顏
  • 可惡##
    還分兩段真的很過分(咦
    估計明天一早起床我會忘記吧#####
    我要接著看啦(敲碗#
  • 其實我只是來不及打完#(遭毆
    我也沒打啦 等等我吧TUTTTTTTT(被踹

    耶嘿 我打完了w

    夜靈 於 2016/01/04 00:55 回覆

  • 悄悄話
  • ☆~呆~☆
  • 靠你就這樣留一半你狠心嗎XDDD
  • 剩下的那一半長長噠不好嗎AUA

    夜靈 於 2016/01/04 00:55 回覆

  • 態顏
  • 嚶嚶發呀發呀
    想看惹(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