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you're my Destiny

namkyu 236891.jpg

Warning:

別被可愛的標題給騙了

這是一篇牽扯到科塔爾症候群(Cotard's Syndrome)病嬌等精神疾病的文章

內容包含可能令人感到身心不適的情節以及毫無節操可言的動作場面

請客倌們自行斟酌取用

 

 

 

 

 

別碰我,我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別跟我說話,我並不期盼你會聽到我的回應。

 

別嘗試說服我是錯的,我並不認為當你的身體開始腐爛長蟲,沒有呼吸心跳還發出惡臭的時候,你會告訴我你還活著。

 

別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我吃什麼喝什麼,都沒有用啊!

 

別阻止我去我想去的地方,墓園才是我真正的家!

 

 

 

 

>>

 

走廊上傳來輪子滾動的聲音,迴盪在空蕩的醫院裡。

 

現在時間不早了,雖然還沒過午夜但已是夜深人靜。下午還鬧哄哄的大廳現在只開了最後兩排的燈,警衛關了燈後大概也沒好好巡邏就跑去打瞌睡了吧。

 

推著病床的人不停地環顧四周,推開一道道的門,總算是在其中一段走廊停下。前後兩道門夾著這不大的空間,正好能放一張病床並方便兩個人走動。輪子被鎖了起來,透過霧面玻璃能看到有一個人影晃動。

 

自從醫院西側蓋了棟新大樓後,這段通往倉庫跟餐廳的走道就鮮少有人會使用,加上這裡必須要有工作識別證才能感應通過,也就是說...

 

這裡非常適合犯罪。

 

 

 

 

『不!你沒看到嗎?這隻手已經不能用了!』男子驚恐的表情,這位護理師還歷歷在目。前者指著自己開了一個口的手臂,鮮血滴落到地板還有床上,炸成一朵紅色的花。『還有腿...你在做什麼?斷掉的腿幹嘛還要上藥?』

 

對於他幾乎要見骨的手,醫生的確不敢篤定保不保得住。

 

然而,他所說的那條腿根本就沒有斷掉,不但好好地長在他的身體上,也只有輕微的擦傷而已。

 

 

 

 

「真是可惜,長得這麼好看,卻是個神經病。」說話的人放開病床的扶手,走到一旁輕撫男子包著繃帶的頭,接著是臉龐跟脖頸。「不過這樣放著好像更可惜。」

 

大掌繼續往下伸進了棉被裡,一路推至安份的小兄弟旁,接著一手對方的,一手自己的套弄起來。護理師舔舔唇,索性直接掀開礙眼的布料,望著赤裸的身體一笑後繼續搓弄腹部上的性器。上下緩緩拉扯,他的喘息聲也逐漸加重,原本撫慰自己的手開始愛撫發熱的身體,看向麻醉還沒退的人一點反應也沒有,後腦被狠狠刺激而感到莫名的愉悅。

 

就在閉上雙眼正要迎來第一節快感的時候,後方的門外突然傳來關門聲與腳步聲。

 

儘管捨不得放開到嘴邊的肉,護理師還是別無選擇地鬆手轉頭離開,連棉被褲子都還來不及拉好就甩上了眼前的門。

 

穿著白袍的醫生本來還在思考著自己要找的東西位於倉庫的哪個位置,怎料走廊上居然擺了張病床,上面還躺了一個不省人事且全身赤裸的男子。男子的氣色很差,眼下明顯的黑眼圈以及嘴唇上的顏色都說明了這具軀體的孱弱。他的上臂掛著施打了三分之二的針筒,醫生猜測大概是被注射了麻醉藥或鎮定劑之類的藥品吧。

 

「喂,醒醒。你在這裡幹嘛?」對於整天處理醫務的他來說這又是一件很疲倦的事情,到底是哪個傢伙把病人的床亂推到這裡他要是知道了一定整死那個人。

 

他先是用聽診器確認男子的心跳正常,拍了拍他的臉頰多喚了幾聲先生,對方卻絲毫沒有動靜。繞了病床一圈沒有看到任何記載病人資料的資訊,他只能繼續試著叫醒對方。最後,總是被人說少根筋的他,終於瞥見裸露在棉被外的生殖器。

 

本能地吞了吞口水,他知道自己什麼都不該多想,但還是走到門邊確認周圍沒有人。

 

「你有聽到我的聲音嗎?」他彎下腰又跟男子講了一次話,順手拍拍他的胸膛,滑嫩的觸感令他一顫。

 

他沒摸過女人的胸部,更沒跟女人做過愛,但此時此刻,他居然想把床上的人當作女人狠狠上一次。

 

不自覺用手開始揉捏柔軟的胸膛,彎下腰舔了舔胸前的蓓蕾,用手指刺激被唾液包覆住的地方。當他低下頭的時候,他能聞到男子身上雖然摻雜消毒水,可令人感到舒服的清香味,使得他不斷舔吮男子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膚。或許無法掙扎的魚看起來特別可口,皮也扒好了,他無法阻止高漲的情慾淹沒他的理智。

 

手掌撫過肩頸撫過胸,撫過腹部撫過腿,刻意在大腿內側徘徊一陣才把手放回男子的腰上。他親吻小巧的肚臍,順著肚臍下的毛髮一路吻至垂頭的稚嫩,從根部繼續往下含住囊袋。

 

舌頭輕輕滑過柱身,用有些乾燥的嘴唇含住一半的根部滑動愛撫。他緩緩嘆息,明明是在幫別的男生,但是起反應的好像是自己呢。脫去藍色的醫療褲,他爬上床用身體包覆住有些冰冷的身子,緊貼著讓兩根炙熱互相摩擦,同時也小心翼翼地吻了身下的人。

 

碰觸到的嘴唇涼涼的,很軟,被吻過後微微張開,像是在邀約什麼似的。他看呆了,差點就克制不住舌頭跟下身的衝動,想一體口腔內的溫度。

 

這時他的瞳孔突然縮了縮,因為男子突然的轉醒。

 

那人睜開迷濛的雙眼,緩緩把頭轉向正面,迷糊地看向壓著自己的人,虛弱地喘息著。男子的眼睛比他想像的還要小了一些,是細長的鳳眼,清秀的眉毛彎成八字的形狀,空洞的雙眼似乎感到有些恐懼地閃爍。

 

「噓...噓...」他伸出手疼惜地摸了摸男子的臉頰,溫柔的動作還有聲音讓對方安心地換了口氣,闔上眼後再次陷入昏睡。

 

見男子的意識又被抽離,他重新一遍一遍地親近微啟的唇瓣,接著下巴、脖子、鎖骨、乳頭...最終,豐厚的唇印在腿根。決定就到此為止,他坐起身推開身下的大腿至兩側,安慰性地搓搓始終沒有硬起來的男根,稍稍托起男子的臀部把手指放了進去。

 

可能是麻醉的藥效還沒退的關係,感受到有異物入侵的後庭內壁並沒有他預期中的猛烈收縮,不過也讓他心癢癢地更想探入這個未曾踏入的世界。

 

男子的頭微微仰起,無辜又無助的樣子令人心生憐愛,他又想親他了。為了甩開這個念頭,他抽回手,扶著大腿往前挪了幾公分,用自己脹熱硬挺的碩大摩挲禁地的入口。然後他把人轉向側身,抓起男子的手掛在自己的肩膀上,拉開相疊的腿,讓右手墊在他的腰下抱住腰際,把玉莖漸漸推入緊緻的洞口。

 

即使進入的過程中因為潤滑不足而有些不順利,他終究是把自己埋入了對方體內。下身緩緩抽動起來,包覆住炙熱的雍道濕熱卻對擅闖的來客沒有任何回應,雖然不習慣但還是讓他從喉嚨裡發出舒服的咕噥聲。等到他找到最適合的速度,他開始親吻男子身體左側的肌膚,再來握住毫無生氣的小傢伙持續活塞運動。

 

走廊上充斥著肉體碰撞的聲音還有他的呻吟,男子被撞擊得幾乎整個上身都掉出床外。他把他抱回床上一點,手指曖昧地在白嫩的杏仁豆腐上流連。

 

明明就跟其他男性沒什麼兩樣,甚至沒有緊縮的穴口刺激飢渴的兇器,為什麼他會這樣停不下來,現在還撥開男子在胸前的手,就為了啃咬這個人胸前的紅莓?

 

他捏了捏倒放在自己身上的大腿,加快抽插的速度更用力地喘氣,只是過沒多久,男子居然又眨了眨乾澀的雙眸,一臉不解地將臉面向他,身後則是有氣無力地夾著他的欲望。

 

「沒事的,你睡吧,睡吧...」

 

放在胸口的手再次撫上憔悴的臉龐,男子的耳邊有道輕飄飄的聲音,還有濕濡的觸感。他的聲音像是能催眠似地第二次哄睡了男子,在確認猛烈起伏的胸膛恢復平靜後順著耳輪向下描畫著輪廓,沒有扶著腰的那隻手輕柔地撫著纏繞繃帶的頭。

 

男根的頂端隨著呼吸的頻率一進一出,時冷時熱的交錯快感可不是每次都能夠體驗到的。一次將整根炙熱頂到最深處,他突然有點希望能看到男子的表情是什麼,即便是面無表情的睡顏也好。深入淺出了幾次,他把人翻到正面抬起右腿掛在肩上送入碩大,手在胸前按壓著來回滑動,嘴裡不住流瀉出舒爽的哼聲。

 

男子的確就像他意料之中的沒有半點情緒,但就是他那毫無知覺的模樣,更讓他的中樞神經中毒了一般想索取更多。他摸摸男子的嘴唇,抬起頭舔吻下顎骨的前端,然後挺起腰注視迷人的身體。後者有半個身子懸空在床邊,右手無力地往下垂掛著,頭部因為靠在床緣而拉出了漂亮的頸部線條。

 

多想肆虐一番。

 

孤單的稚嫩在一次次的撞擊下向上一跳一跳的,覺得可愛的想法這樣蹦進了他的腦海裡。也就是這麼一瞬間,他似乎瞬間清醒了不少,自己在這十分鐘裡幹了些什麼。一閃神,差點被突來的夾攻逼得射在裡面,還好是有即時拔出來了。

 

他蹲跪在床上,看了男子沒有任何遮掩四肢大開的樣子,再看小腹上跟著呼吸一起上下起伏的精液,最後是自己尚未軟下的硬挺。

 

你幹了什麼好事...?

 

愧疚的感覺及歉意一湧而上,他晃了晃涼涼的麻痺的腦袋,氣管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梗住一樣令氧氣無法通過。

 

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就算男子不知情,也不會。

 

他撿起落在地上的衣物穿好,走到床旁替男子拉好被子,接著匆忙地加快腳步要拿來毛巾跟乾淨的衣褲。

 

可是他不知道,一直有個人從小房間的玻璃窗瞪視他對男子做的事情,在他離開後,推開了門又拉開了沾上體液的被子。

 

護理師毫不避諱地摸了還黏著白濁的肚子,踢掉剛剛已經拉下一半的褲子,上了床跪坐在男子前面。他拉起彎曲的左腿將其靠放在牆邊,右手捏揉著大腿上的肉,左手握住方才靠著意淫而有些反應的分身開始套弄。但是手才滑動沒幾次,禁不住的尿意就這樣從尿道噴了出來。

 

對,他尿在男子身上了,而且因為憋了有一陣子,越拉越高的水柱看起來完全沒有要停止的意思。他看著自己的黃色液體灑在男子的肌膚上時,內心忽地一陣激昂,從沒想到這樣子的動作會給他帶來如此歡愉,他顫顫地發出嘆息的聲音。

 

就在尿意減退,快要消失的時候,男子終於轉醒。跟前兩次不一樣,麻醉的效果已經減輕很多,雖然有些虛弱但還不至於到不清醒,不是可以矇騙過去的狀態了。視線逐漸對焦,他看見有人低著頭舔舐自己的身體,下方有個硬熱的東西頂著,當他跟那個人四目相接,什麼疑慮都直接獲得解答。

 

他發不出任何聲音,他也不確定自己正露出怎麼樣的表情,他只知道他彈起身體,跌跌撞撞離開了病床,反射性地抓了地上的褲子邊穿上邊逃離。

 

那個人是誰?為什麼要對自己做這種事?身上好濕好黏,後面...

 

後面!

 

領悟到什麼的同時,男子沒有注意到自己腳下踩了一級階梯。他還來不及伸出手抓住一旁的欄杆,身體已經微微向前傾,接著大力地撞向前方的牆壁,反彈後又朝著另一邊滾下,直到整個身體撞進牆角才終於停下來。整身的麻痛讓他差點睜不開眼睛,腦袋像是要炸開一樣難受,勉強用手扶著地板還是站不起身。

 

「先生!」一把焦急的聲音從樓上傳來,模糊的視線中有雙腳在眼前晃動。「您沒事吧?」

 

然而接下來,男子連開口都沒有辦法。


上次更文居然是一個月前了#####

 

哇呼~不(很)(愉)(快)難得更文就開了一個新坑哈哈哈哈哈

 

你們一定是看完了上面才看到這裡 但我還是要再聲明一次不要被可愛的標題給騙了喔(只有妳覺得可愛好嗎

 

這篇文裡不但會出現一些很奇怪的東西(例如科塔爾症候群本身)應該還會有一些我自己很雷卻寫得很愉快的情節

 

加上雖然打了南圭兩個字 裡面還是有一些浩圭烈圭還有病嬌的劇情

 

還是那一句請客倌們自行斟酌取用wwwww

 

然後我的金魚症真的越來越嚴重了嗚嗚 本來有想好要在這裡打什麼的現在全忘了ㅠㅠ(遭毆

 

那就還是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這篇新文 也請大家耐心等待(難產)的Mask喔哈哈哈哈哈哈(被踹飛

 

namkyu tumblr_n99xfrBP6H1rrjxv9o1_250.gif

因為有南圭又有烈烈跟齁牙所以就放了這張ㄏㄏ(什

 

Body Contact真的是啊嘶・/////・(夠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靈 的頭像
夜靈

∞ MY LAST ROMEO

夜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嘎逼∞
  • 我來了kkk
    我很期待下一篇
    這種文真的感覺就是很好看(什麼鬼#
    總之加油昂(南花式愛心
  • 嘎嘎~(飛撲
    沒錯沒錯就是要黑暗變態噁心.....(太多了
    雖然感覺這麼說起來很糟糕
    但我很期待牙齒那篇喔wwwww(妳個變態!!!
    嘎嘎也要加油昂^^(洙洙式眨眼#

    夜靈 於 2016/06/18 22:15 回覆

  • angel5123469
  • 標題真的是ㅋㅋㅋ
    害我又想到烤焦洞跟草莓X
    ㅋㅋㅋㅋㅋㅋ
    懷挺ㅋㅋㅋㅋ
  • 泥奏凱#######################

    夜靈 於 2016/06/18 22:16 回覆

  • 態顏
  • 你都不知道我今天突然想到很久沒看到你更新了TUT
    突然想看你的文TUT
    讓我好感動啊嚶嚶TUT
  • 嗚嗚嗚嗚抱歉很久沒有到處踏踏了TT
    我今天也久違的更文了喔
    我也覺得草雞感動的qwqqq

    夜靈 於 2016/06/18 22:16 回覆

  • 南圭狂粉
  • 敖嗚~~病嬌
    期待下一篇喔~嘿嘿
  • 病嬌很讓人期待對吧雖然我還沒想好該怎麼寫它#(遭毆
    謝謝你昂wwwwwwwww(#

    夜靈 於 2016/06/18 22:17 回覆

  • Fanie
  • 我只想說 這標題也太可愛吼 想說這麼可愛看一下結果居然是之前那篇###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妳#(遭毆
    臭帕帕我突然好想妳怎辦###(滾

    夜靈 於 2016/06/18 22:17 回覆

  • ∞嘎逼∞
  • 居然嗎XDDD
    好哦為了你的期待(ㄍ
    我打算等兩篇完結就開始寫這篇跟惡世之華XD
    我們都是變態(什
    好的我盡量TTTTTT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