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you're my Destiny

Mask 151004_mask_by_linsl1002-d9bwdoi.png

 

 

 

 

 

「早上起床跟晚上睡前。」眼前的男子坐姿端正,把罐子放在牛皮紙袋上一起推向自己。

 

金聖圭伸出手來拉近不遠的距離,小心翼翼地拿起罐子來打開,鼻子湊近聞了聞後隨即皺起眉頭。但他知道無論他做什麼都無濟於事,於是他蓋好蓋子後把罐子放進紙袋裡收好,接著向男子點了點頭。

 

「本子。」李浩沅從外套的內袋抽出一個信封袋放在桌子的正中央,同時示意金聖圭把東西給他,金聖圭照做了。「新的在袋子裡。」

 

那傢伙果然是始終如一的冷淡呢。

 

金聖圭低下頭看著桌面上擦不掉的陳年污痕,是該時候提醒老闆要換桌子了,或是清潔劑。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的要求被接受的機率有多高,甚至在李浩沅濺了他一身冷洌之後不知道是不是該繼續厚臉皮的詢問,還是就此放棄目前為止最有希望的機會。反正怎麼看來,那一塊黑漬被擦掉的那天可能會遠遠早於這個需求的實現吧。

 

「再聯絡。」等到兩人都確認好自己要的已經到手後,李浩沅看了一下手錶準備離開,而金聖圭的思緒閃過金明洙的臉。

 

 

 

 

「聖圭哥的弟弟生的是什麼病?」

 

「心臟病。」聽起來是這麼一般的詞彙,生為兄長的金聖圭卻露出疲憊憂傷的神情。

 

心臟病,顧名思義就是心臟出了問題,得換一顆心臟才有繼續活下去的機會。

 

人終究都會回歸大地,可是他不希望金明洙在二十三歲就走完人生的道路。弟弟說過他還想跟哥哥一起去歐洲旅遊,弟弟說過他還想回試用期都還沒滿的公司繼續工作,弟弟說過他還想用自己賺來的錢讓哥哥幸福讓哥哥不要那麼辛苦...

 

哥哥永遠是對的,只要哥哥說的,金明洙什麼都信。

 

 

 

 

「李浩沅等等!」聲音總是能先發制人,保險起見金聖圭也起身抓住了李浩沅的手臂。「你記得你之前說,會盡量提供我協助嗎?」

 

走在前頭的人轉過頭來凝視著金聖圭勇敢起來的雙眼,沒有做出任何舉動地默許他的發言。

 

「你知道的吧,黃致列那群人總是三番兩次到我們那邊鬧,破門而入不說還非得要弄得整棟公寓雜亂不堪。你一開始說這件事好處理,卻拖過一個月又一個月。現在好了,被房東趕出來了,我沒辦法跟明洙開口說這件事情,可是目前為止我也找不到新的住處...」抓住對方的手越來越無力,金聖圭還是勉強把持住不讓溜走,然而依舊不敢太放肆地直視冰冷的眼瞳。「我明白我不該奢求這麼多,但好歹我也算是某種程度上的賣命了吧?你...」

 

「公司幫不上忙。」李浩沅推開束縛住自己的人,無情地開口。

 

被拒絕的人感受到手裡一陣空虛,還有過度使力後的痠硬。他看著男人整理風衣的領口後踩穩步伐,掉頭往門口走去。應該要留住他的,但太無力了,而且留住之後呢?

 

這時,走到門口的人停下腳步往金聖圭的方向說了一句話。

 

「我會幫你想辦法問問看的。」

 

金聖圭臉上難以掩飾的失望在轉柔的語氣下一掃而空。他知道這個人雖然冷漠卻不是冷血,現在拍他肩膀的人不是傳達命令的李浩沅,而是那天晚上想幫助他的李浩沅。也因為如此,總是有那麼一個牽絆讓他打消推卸委託的念頭,選擇繼續接受這份不安全的工作。

 

「上場了,King。」

 

 

 

 

>>

 

吉他的聲音流暢地在樑柱間竄動,隨著音韻的輕柔從喇叭傳出的是一道有些沙啞的男聲。舞台上只有幾道簡單的黃燈及一點點面光,完美營造出泛黃的回憶感。臺上的人坐在一張高腳椅上,白皙如瓷的雙手一上一下握著麥克風和麥克風架,閉著雙眼似沉睡又似錯覺,慵懶音調圍繞在耳邊。

 

而他臉上的面具,跟歌詞一樣漆黑。

 

「他是King。」

 

吧檯內的男子擦拭著玻璃杯,滿手的戒指在燈光下閃閃發亮。他原本站在靠近酒櫃的陰暗處整理酒瓶,一直到King開始唱歌才走出來倚在吧檯邊。南優鉉注意到這位酒保的衣著不像普遍那樣整齊樸素,除了手上胸前耳畔的飾品外,本該扣在第一個洞口的釦子扣在第二個,一邊的襯衫角塞進西裝褲裡,另一邊則是垂掛在外。令他感到神奇的是,這麼前衛的穿搭在他身上看起來一點也不違和,甚至讓他有一絲想嘗試的念頭。

 

「什麼?」南優鉉回過神來,發現酒保盯著他看。

 

「他啊。」對方還在動作的手空出食指來指向舞臺上的人,眼底浮現一層應該是驕傲的線條。「在唱歌那個,他是King。」

 

King...是像藝名之類的東西嗎?南優鉉看向King猜測著,還真是適合他。

 

站在舞臺上征服全場的王者風範,面具所遮掩一切的高深莫測,都像古今中外的王一樣讓人想一窺究竟而拜倒於他。

 

但是,為什麼只有King戴著面具呢?他記得剛剛在入口處有看到一張駐唱歌手的大海報,除了King以外其他都是充滿自信或者魅惑人心的臉龐,照片尺寸的大小質感也都不如King的華麗。

 

「你看起來對他很感興趣唷。」酒保不知道什麼時候放下了手邊的工作,雙手撐在吧檯上曖昧地打量南優鉉。「你、喜、歡、他、嗎?」

 

「Angel!」吧檯的另外一邊傳來呼喚聲,酒保跟南優鉉都抬起頭來。「再來一杯伏特加!」

 

被稱為Angel的男子應了一聲,看都沒看南優鉉便往那裡走去。於是,視線又回到King的身上,他正好唱到歌曲的尾聲。此時所有的樂器都停止演奏,剩下King乾淨細膩的聲音,從耳中流竄至腳底,觸發了豎毛肌收縮的反射動作。

 

這是南優鉉第一次聽歌聽到起雞皮疙瘩。

 

「喂,你叫什麼名字?」酒保突然的出現讓南優鉉的心揪了一下,剛剛那個問題又從腦海中閃過。「你剛聽到了,我是Angel。」

 

「...南優鉉。」

 

「吶,優鉉xi,我有個小小的建議要給你。」Angel把毛巾甩到肩上,手腳俐落地拿了幾罐瓶子放在流理臺旁。「King他啊,是不會對任何人動心的喔。」

 

南優鉉沒有說話,他看著Angel在杯子裡裝入八分滿的冰塊,接著倒入蕃茄汁跟檸檬汁,然後拿起一小瓶細細長長的瓶子往內倒入幾滴紅色液體,再來撒入胡椒等鹹的調味料,最後在杯緣上抹上一圈鹽並放上檸檬片。

 

「也許,你還會希望自己從來沒有嚐過他。」Angel插入吸管,把杯子推到南優鉉面前。

 

「我等會要開車。」後者搖了搖手,引來酒保的發笑。

 

「這杯不是Bloody Mary,沒有酒精的。」

 

「那這杯是什麼?」

 

「這杯是Virgin Mary。」

 

 

 

 

>>

 

「葛格你在做什麼?」南優鉉趴在桌子上看著男子將各種液體混成一杯漂亮的漸層,伸手想去拿卻被男子阻止。

 

「這叫調酒。」男子把酒杯拿到嘴邊一飲而盡,嘴裡含著冰塊有些含糊不清地說。「不是果汁,你不能喝。」

 

南優鉉不高興地嘟起嘴玩弄桌子上的戒指,赫然發現戒指旁刻著漂亮的文字,像是毛毛蟲一樣彎曲成奇怪的形狀。雖然不明白它們的意思是什麼,他明顯感覺到這個東西似乎是屬於他的,或是他們之間有什麼密不可分的關係。南優鉉用他短短的小手去觸摸上頭的紋路,突然一股磁力將他的無名指吸向指環的邊緣。他沒有感到害怕,而是下意識地抓住指環要套進手裡。

 

「你要是亂戴人家的東西,"他"可是會生氣的喔。」葛格在南優鉉回過神之前抽走了那個戒指,並用空酒瓶輕輕敲了一下他的頭。

 

誰?南優鉉還沒來得及問出口,葛格從冰箱拿了一瓶番茄汁出來放到他的面前,還有一個乾淨的玻璃杯。

 

「你好像很想玩玩看,我教你調無酒精的飲料怎麼樣?」南優鉉很喜歡葛格彎下腰來看著他的樣子,也許偶爾看起來是瞧不起的嘲笑,大多時候這樣的葛格會讓他覺得更加親切善良。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怎麼彎腰的。就算會,也不見得會做。

 

「什麼是無酒精的飲料?」男孩很快地忘記有關戒指的事情,抬頭看著讓他感到舒服的葛格。

 

「就是你可以喝的飲料。」葛格笑了。順帶一提,葛格笑起來給人的感覺也很好。

 

然後,他們一起做了一杯加了很多調味料的蕃茄汁,喝起來鹹鹹辣辣的,對南優鉉來說一點都不好喝,而且完全沒有檸檬的味道讓他很不開心。

 

「這杯是處女瑪麗。」

 

該怎麼說呢,在南優鉉的記憶中,越是認識葛格,他就越常看見葛格流露出悲傷的情緒。那不只是一種浮現在臉上的感覺而已,是藏在那個好看的笑容下面,還有舉止投足間遮掩不住的憂鬱。他從來沒有問過男子是不是或者為什麼,但他很確定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葛格現在解決不了,也有可能是他放不下。

 

「你知道,處女這個詞可以當成做某一件事的第一次,這杯東西的名字也配你人生中第一杯調酒。我曾經聽人家說,第一次做的任何事情都不會是美好的,也不能太美好。要是沒有任何瑕疵的話,做事情就不會進步,也容易因為沒有像第一次那樣的感受而感到漠落。我大概就是第一次太成功,太急著想要宣布我的勝利,才會導致今天的局面吧。所以小樹呀你聽好,別太相信第一次看似美好的任何相遇,你也不用讓人家覺得你有多完美,只要你認為自己有盡全力又不會傷害到別人,這樣就好了。要不,你的世界會像被這杯處女瑪麗侵蝕一樣,希望你自己從沒嚐過他。」

 

葛格說完之後,把大半杯加了Tobasco的處女瑪麗一飲而盡。

 

 

 

 

>>

 

或許是因為這杯處女瑪麗有跟葛格相關的記憶,南優鉉現在才會喝。

 

他的記憶裡已經沒有處女瑪麗的味道了,但接下來這一大口肯定會令他往後的人生都無法忘卻。喉嚨像是活活吞下岩漿一樣被各種火辣的顆粒刺激得雙眼泛水,沒有酒精灼燒的強烈卻有辣椒醬嗆辣的後勁,這杯處女瑪麗,確實是他喝過最有刺激性的飲料之一,十分有個性。

 

「這還算是改良版的喔,不只有以往那種太粗暴的對待而已,可是你要把整口都喝下去。」Angel看到南優鉉痛不欲生的樣子仰頭大笑,撐著吧檯好不讓自己摔倒。

 

南優鉉先是半信半疑地皺著眉把口中的液體吞下,接著果真如Angel所說的,暴力的味道漸漸散去。取代而之的是一種甜甜的香氣在舌尖轉繞,最後衝向食道深處的是一股淡淡的酸味。感覺有如經過了第一次的酸甜苦辣,他從來不知道飲料可以達到這種刷新經驗的境界。

 

「我說的沒錯吧?你知道最後那一股酸味是什麼嗎?」酒保露出大大的笑容,驕傲地把身體向前傾的同時也被人打斷話語。

 

「是檸檬。」金聖圭的疲憊的雙眼看起來有一絲亮光,讓他看起來沒有平常那麼狼狽。他拉開南優鉉旁邊的椅子坐下,順手接過Angel遞給他的水杯。「張東,你又調Virgin Mary給人家喝了。」

 

「沒辦法,要讓別人認識你就要讓他們知道你的味道怎麼樣啊。」這回南優鉉不是很確定名字的酒保聳了聳肩,用手撐著臉頰向金聖圭挑眉。「我真覺得我應該要把這杯重新取名叫Virgin King才對。」

 

「呀張東雨!」

 

「很高興認識你優鉉xi,別忘了我叫Angel喔。雖然要像這位大哥一樣叫我張東雨我也是不介意啦。」被正中臉部的張東雨愉快地收下金聖圭丟過去的一疊鈔票,慢條斯理地表示讓兩人好好聊聊自己先下班去了。

 

面對兩人的深交南優鉉感到有些不自在,半出神的情況下居然喝完了三分之二的Virgin K...啊不,是Virgin Mary。他點了點頭算是回應張東雨的招呼,視線一轉驚覺金聖圭又複雜的眼神看著他。

 

「你得叫東雨哥,不能跟我一樣直呼人家,除非你要用他那個奇怪的英文名字。」金聖圭眉頭鬆開後講的第一句話讓南優鉉第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緊接著前者拿走他手上的杯子,繼續用擔心的語氣對他開口。「這杯東西不是普通人駕馭得了的,你不需要勉強自己。」

 

「不會,我很享受東雨哥的作品。」南優鉉誠摯地接話,並且拿回杯子準備像葛格當年一樣帥氣地乾杯。但礙於寶貝自己的喉嚨及不到三成的把握,他還是慢慢地小口小口解決它。

 

他同時也注意到,金聖圭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欲言又止地用手指摩擦著水杯的杯緣。

 

「我很遺憾你今天沒有找到房子。」在瞬間什麼都明白的人吞下最後一口處女瑪麗,裝作不經意地提到這件事情,接著認真地抿了抿唇看向金聖圭。「要再多借住幾天嗎?李成烈那傢伙不會介意,我也不會。」

 

「我朋友已經答應我要幫我找找看了,我不會打擾太久的!」金聖圭肯定是走投無路了才沒有推辭。他是想過要直接睡在店裡,但他得承認有南優鉉的協助事情會變得比較簡單。再說社長...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到社長了。

 

金聖圭把擅自提早下班的張東雨抓回吧檯,再次跟著南優鉉上了那台深藍色奧迪。雖然對車不是很了解,南優鉉的車跟路上其他的轎車比起來,感覺好像很不錯呢...不知道這傢伙的工作到底是什麼。

 

還有啊,也許有一天該跟他學學怎麼開車。


聽說聽歌聽到起雞皮疙瘩可以稱做皮膚性高潮,它能在全身產生一種強烈的快感,讓人顫抖、出汗,甚至興奮。還有一小部人會將這種感官超載和性高潮進行對比。

所以說哪天聽歌聽到起雞皮疙瘩的話就可以說:「天啊我聽到我的皮膚高潮了!!!」(妳夠#

 

又是一個許久沒出現的節奏 我回來了ˊˇˋ

這篇草稿從這個時候放到現在xDDDDD(遭毆

喔對了我不是故意讓我們致列歐吧當壞人的喔

只是因為太想他了 讓他出現一下 之後不一定會出現

 

表示因為不負責任的開很多坑所以有很多坑要補 請各位耐心等待 我會慢慢把坑補起來的

如果太久沒看到我可能是因為我在坑裡睡著了 記得把我叫起來喔(x

 

然後然後然後

實體書二刷終於動工了!!!!!!!!!!!!! 接下來只要等待廠商把貨寄來後我包裝完就可以寄送到各位親們的手上囉wwwwwwwwww

 

來 我們一起來痛哭流涕(走開

 

南圭

 

最後 希望親們能享受這篇文 也祝福各位國三高三生們都能考上自己理想的學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靈 的頭像
夜靈

∞ MY LAST ROMEO

夜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ngel5123469
  • 痛哭流涕 你終於更了
  • 痛哭流涕。

    夜靈 於 2017/04/11 11:25 回覆

  • 啊童♥
  • 靈靈很久不見了♥
    是說我也消失了 而且好像不止半年WWW
    剛剛重新把故事看了一次才記起故事寫什麼 果然我就是老了記性不好啊

    題外話XD 剛剛順便看了一次自己寫的
    果然文筆真渣TUT

    期待下次更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