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you're my Destiny

Mask 151004_mask_by_linsl1002-d9bwdoi.png

 

 

 

 

 

 

 

背上的重量帶點酒氣,男子貼在頸處的臉龐有些發紅發燙。

 

明明是個不省人事的傢伙,卻一直不安份地一會兒摟緊南優鉉的脖子害他差點窒息,一會兒又放鬆身體險些往後倒下去。要不是南優鉉反應夠快,現在應該就不好玩了吧?

 

「唔...對木幾...」不僅如此,每隔幾秒就會聽到耳邊傳來軟軟悶悶的聲音,用慵懶不安的語調喃喃地念著模糊的字句,唇邊呼出的熱氣讓南優鉉覺得癢癢的。

 

「真是自討苦吃。」他把身上的人又更抓緊了些,嘟起嘴嘖了一聲。

 

是啊,他大可把人丟在路邊不要搭理他,這個男的他又不認識,根本就沒有關心他的必要,願意拿藥給他吃已經算是對他很不錯了吧?原本這麼想的南優鉉當時確實在下一秒把失去意識的人推回牆邊。但是往夜店走不到三步便瞥見前方的人不懷好意地向男子走去,放進口袋的右手也在此時感受到金屬的冰涼觸感。

 

「不要走...」

 

多麼刺骨,多麼清晰?給予的回應不該只是一聲嘆息。

 

鞋尖換了方向,男人被撞得莫名其妙,不悅地抬頭只見瀟灑的身影背對自己。

 

 

 

 

「我找到鑰匙了,我們回家。」

 

 

 

 

>>

 

 

鑲著黑金邊的面具,閃電般的線條流竄在一片黑暗中。彷彿被溶解的金色液體在凝固的同時,也凝住了那片維也納的美景,以及跳躍在他眼前的典雅音符。

 

男子拿起面具,拉住兩旁跟夜晚同樣漆黑的緞帶,繫在自己的面容上。

 

面具跟自己的臉蛋合襯得像是為了彼此而存在,而戴上面具的他就擁有了力量與勇氣,是King。

 

熟悉的前奏,陌生的面孔,每晚都是這樣的。他將麥克風卡在立架上的夾子,伴隨著音樂的節奏彈著響指,接著,就是他的舞台。

 

 

 

 

 

 

 

 

 

 

 

 

 

 

너여야만 해...

 

 

 

 

 

 

 

 

 

 

 

 

 

 

南優鉉被突來的聲音吵醒,仔細一聽才意識到是手機鈴聲但不屬於自己。

 

抬頭看向窗外,原來太陽早已高掛,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靠在椅子上打盹,右手因為姿勢不良而麻掉,左肩則是被曬得熱熱的。床上的人似乎還熟睡著,聽到自己的手機鈴聲居然連顫動睫毛的動作都沒有。

 

用左手翻找物品對右撇子來說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過隨著聲音的來源優鉉很快便在昨晚替男子脫下的夾克口袋中找到震動的手機,看了眼螢幕顯示的名稱,猶豫了一下還是接起。

 

「喂?」南優鉉試探般地應了聲,淡淡的酒味說明昨晚男子真的喝了些酒。

 

「聖圭…哥?」電話那頭的人本來想說些什麼,卻因為對方的嗓音與自己要找的人有些不同而頓了下。

 

雖然哥哥的聲音本來就跟別人不太一樣,可這低沉的聲線即便是電話收訊的問題也不可能屬於他的親哥哥!

 

「你是誰?」沒等南優鉉回應,對方又再度出聲,只不過這次多了濃濃的敵意和警戒。

 

「抱歉,我沒有惡意,我叫南優鉉。你找的人因為昨晚不太方便回家,現在在我這裡休息。」他揉揉自己的太陽穴,看了眼還在沉睡的男子後走到廚房打算找些解酒的東西。

 

「這樣啊...不好意思,我是他的弟弟金明洙,因為聖圭哥沒有回來有點擔心所以才...」金明洙搔了搔頭,心裡覺得哪裡有點奇怪又說不出口。

 

「沒關係。等他醒來會再請他聯絡您的,請您放心。」也許是習慣了成天應付那群就算在面具下也不怎麼親切的主管,不過是個陌生人卻依舊用敬語回覆他。

 

「謝謝,那就麻煩您了。」金明洙也有禮貌地回禮,看著聯絡人照片還是有點放心不下。

 

雙雙掛掉電話之後,南優鉉坐回床邊的椅子上。夢裡的他看起來很安定,沒有昨晚胡言亂語的樣子,也沒有那麼給人距離感的感覺。

 

 

聖圭,金聖圭...

 

 

 

 

 

 

 

 

 

 

 

>>

 

 

「圭哥,你為什麼要帶面具?」男孩順手接過黑色的面具,心裡一瞬間複雜。

 

他不喜歡金聖圭用黑色的東西遮住自己白皙好看的臉,可是同時又慶幸這樣子他的圭哥就不會被那個多人覬覦了。

 

啊,不對,不是他的。

 

「面具,一般作為保護、隱蔽、娛樂或是懲罰用。」金聖圭嘴裡念著像是教科書上才會出現的註解,脫下身上多餘的配件,他還是喜歡簡簡單單穿著一件黑色T-Shirt的感覺。

 

男孩把亦敵亦有的面具放回壓克力版做成的透明盒子裡,上頭閃耀的金色有些黯淡,就跟金聖圭的雙眼一樣,應該要再明亮一點才會比較好看。

 

「我知道面具是什麼,但是...」

 

「需要被保護、被隱藏、被娛樂、被懲罰的我,難道不該有面具當作偽裝嗎?」他輕笑,男孩總是莽撞地不把話聽完呢。「不然光靠我一個人的力氣要假裝要多累呀。」

 

空氣中的煩雜聲響都像是聽懂金聖圭說的話一樣安靜下來,他移動東西的動作輕得幾乎沒有聲音。關上置物櫃,他突然有種吵架終於吵贏男孩的感覺。

 

很幼稚,但他卻從來沒有成功過,而這次也不會是例外。

 

「那,用最真實的自己活著不就好了。」男孩走路也沒有聲音,漸漸消失在金聖圭的視線中。「何必假裝呢?」

 

「你...」

 

 

 

 

 

 

 

 

 

 

 

 

「嘶...」

 

 

 

 

頭痛得有點不可思議,一部份是因為昨晚遺失一半的記憶,另一部份大概是夢裡男孩對他說的話。

 

金聖圭眼睛都還來不及睜開,可怕的後勁席捲他可憐的腦袋,頭像是灌了鉛一樣重,意識還在體外遊走,痛覺卻是那樣的清晰強勁。他的眉頭皺得更緊,雙手下意識地抓緊被單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等待疼痛的舒緩似乎等了一個世紀那麼長,他強迫自己撐起身體睜開眼睛。

 

不看還好,一看發覺周圍全都是陌生的事物,要他一瞬間怎麼反應過來?

 

金聖圭也沒有心思左顧右盼,直覺告訴他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金明洙肯定已經起床在找他了吧?得趕快去醫院才行。

 

「嗚啊!」拉開棉被下床,腦中一閃而過的暈沉使得他的肌肉頓時失去支撐的作用,不穩地跪趴在冰得刺痛他的地板。

 

沒錯,肉體朝向地面的撞擊不痛,痛的是鑽進自己肌膚裡令人頻頻冷顫的涼。

 

正當他嘗試移動麻木的雙腿,一個穿著休閒短褲的人出現在他眼前,接著是一雙溫暖有力的手臂將他抱回床上。

 

 

 

 

 

 

 

 

 

 

>>

 

 

夏天真的到了啊。

 

南優鉉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太陽把他曬得跟昨晚男子的臉頰一樣發紅發燙,額角聚集的汗珠也隨著轉頭的動作灑落在陽台上的盆栽裡。他抹去幾乎就要流進眼睛裡的汗水,瞇起雙眼拉了拉黑色吊嘎好讓一些風產生。

 

汗水讓布料更貼在他模特兒般的好身材上,緊身的吊嘎完全顯現出他的好身材。雖然總是一股腦地待在實驗室裡做研發,南優鉉偶爾還是會上上健身房跟他的教練聊天打屁,肌肉什麼的自然不會少。豆糕看著主人,身為女孩的她也有點著迷的樣子。她懶懶地打了一個哈欠,趴在南優鉉的手旁撒嬌似地舔了舔,接著睜著眼睛望向室內。

 

剛剛觀察完男子將自己的思緒拉回現實,南優鉉把他的手機放回床邊,看見昨天出門沒拔掉的充電器突然想起什麼,快速摸出自己外套裡的手機。

 

「該死的!」他按下手機的電源鍵,浮現的只有薄薄一層果汁的電池,重點是完全沒辦法開機。他懊惱地抓了抓頭,怎麼昨天把手機放在口袋就忘了充電,一直到今天接了那個陌生人的電話才想起來。

 

跑去一旁踹開室友的門,人還沒回來,自己的備用電池可是被壓在對方的背包底下好幾個禮拜了!

 

嗯,只好等李熙雅來了。

 

李熙雅是南優鉉的心上人,是個完完全全符合南優鉉期待的理想型。很照顧他的年上姊姊,鼓鼓的臉頰也讓他想捏一把,最令南優鉉喜歡的,就是她身上總是散發著演員李沇熹那樣的清純氣質。

 

他們原本約好了今天要一起去吃下午茶,沒想到昨天半夜在家門外晃了好久,還為了依然躺在自己床上的人搞得自己很狼狽。擔心這個人醒來之後的反應,南優鉉決定要取消今天的約會,但手機沒電了,他現在只能站在陽台上等著誰會先需要他。

 

「汪!」乖巧的豆糕突然撐起身體扯開嗓子朝屋內叫了叫,南優鉉往床上看去,男子正小心翼翼地拉開棉被。

 

「嗚啊!」下一秒慘叫聲就響起了。南優鉉心一揪,反射性地抬起腿往房裡衝,想都沒想又是行動勝於空談。

 

蹲下身抬起頭看著金聖圭,眼神中帶的情緒讓對方覺得很陌生。

 

「你有沒有怎麼樣?」他把手放在床上金聖圭的兩側,仔細地審視一遍脆弱的身子,不同於那些單純看戲的人們,已經很久沒有人用慌忙的樣子關心他了。雖然老闆曾經告訴過他眼淚絕對不能讓別人看見,可是只要面對這個男人他就沒來由地想哭,就算昨天晚上意識輕飄飄的也是一樣。

 

「是驚嚇過度嗎...」喃喃自語著,不自覺地咬了自己的下唇,動作性感無負擔。金聖圭消失一晚的記憶此時突然一次灌回沉重的腦袋,整個身體都無力地只剩找尋安心的雙眼能動。

 

南優鉉看著他飄忽不定的眼眸習慣性地釋放涼意,深遠的眼底似乎有一層不是那麼一回事的情緒。至於那種情緒是什麼,說到底南優鉉不會讀心術也不是心理學家,他唯一從這個陌生人身上看到的就是不健康的氣場。

 

「你的頭會不會痛?要不要幫你弄點解酒的東西?」得不到對方的任何回應,南優鉉盤算著自己還是幫對方做決定比較快。他收回自己的手,打直膝蓋思考之前李熙雅幫他把多的杯子收到哪裡了。

 

「等等...」才剛站起身,一步都還來不及踏出,手就被面前的人一把握住。

 

 

南優鉉難得地沒有回話,只是怔怔地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

 

「呃,謝謝你...」金聖圭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做,他甚至對這個人只有給他餵藥的印象。

 

南優鉉勾起嘴角搖搖頭,給他一個溫暖的笑容當作是友善的答覆,接著起身走向廚房。

 

金聖圭拿起被放在床邊的手機,解開螢幕鎖卻沒有任何未接來電,正當納悶時,點開通話記錄看到約莫一個小時前有金明洙的來電顯示。

 

「喝完應該會舒服點。」南優鉉說話的同時遞給金聖圭一杯巧克力牛奶,拿起一旁充著的手機終於有了一線生機。「你接下來...?」

 

「我該去找我弟了。」他的眼神中有點慌忙,巧克力牛奶幾乎是用灌的喝完,再把空蕩蕩的玻璃杯塞回南優鉉手裡。

 

「要我送你過去嗎?」南優鉉跟著他來到客廳,繞著圈子尋找大門的模樣有點好笑。

 

「不用,謝謝。」金聖圭晃了晃手,語畢,本來還在南優鉉身邊的人現在已經站在門口準備開門離開。

 

「等等!我送你下去。」隨手抓了件衣服套上,匆匆跟上對方的腳步,就這樣一路往下走。金聖圭連揮手說再見都免了,背向南優鉉努力地邁開步伐。

 

南優鉉看著那人跟自己走向不同的方向,注意力非但沒有放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到達並且走向他的李熙雅,還思考著兩人有沒有再見面的可能。

 

「那個人是誰啊?」李熙雅露出甜美的笑容,長長的順髮垂在耳邊,劉海因為突來的微風吹得有點凌亂但不失美麗。

 

「只是個朋友。」南優鉉喃喃說出那句話,音量小到自己都不知道有沒有說出口。


依舊沒有很長的一篇文#(遭毆

 

這篇跟之前沒什麼太大的變動 第三篇應該也差不多ˊˇˋ

 

隱藏版結局因為我自己遇到了一個小小的瓶頸所以可能要再等我一陣子 在這裡跟所有等待(?)的親們說聲對不起TTTTT

 

南圭 

廢話不多說 希望親們也會喜歡這篇文昂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靈 的頭像
夜靈

∞ MY LAST ROMEO

夜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ngel5123469
  • 依舊默默佔沙發AUA
  • 嘖#
    都出來冒泡了哪叫默默xDDDDDDD(喂

    夜靈 於 2015/10/06 23:56 回覆

  • ∞燦圭∞
  • 好感動的感覺TUTTT
    你居然會乖乖更文啦XDDDD
    我都已經放生好幾個禮拜了(攤手

    恩 我現在真的甚麼想法也沒有欸
    完全連自己都放生了XDDDDD
    乾##########
  • 什麼啦xDDDDDD
    這篇就是拿之前的改啊噗噗#(自己真相
    所以說囉姊姊妳要趕快更文昂大家都在等###(敲碗

    不是說有靈感君來找妳玩xDDDDDDDD
    快 點 去 更 文 !!! (#

    夜靈 於 2015/10/06 23:57 回覆

  • ☆~呆~☆
  • 我不知道這次有沒有被吞留言( ´_ゝ`)
    好的首先很感謝你生出第二篇
  • 有的被吞了#

    夜靈 於 2015/12/07 18:48 回覆

  • ☆~呆~☆
  • 我不知道這次有沒有被吞留言( ´_ゝ`)
    好的首先很感謝你生出第二篇
  • 摁哼還是被吞了#

    夜靈 於 2015/12/07 18:48 回覆